赵菀玉闻言怔了下,他看向刘徵,刘徵神色不是作伪,赵菀玉又思考起来,可能这件事真是她想多了。她想起她当初和刘徵的约定,但回洛城都三个月了,他始终没碰自己,若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应该不会忍耐的。当然,他应该对自己是有几分心的,不过那几分心应该就类似于见色起意。所以半年最多一两年,这份见色起意的萌动就会消失,到时候也就能放自己走了。

赵菀玉果断道歉:“抱歉,二殿下,方才是我想多了。”

刘徵眼睫微垂,黑眸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话落,他就猛地转身从窗口离开了卧室。见他离开,赵菀玉后背靠着床壁,沉思了片刻,这才准备躺下,这时候注意到左肩衣裳滑落,露出半片雪白肌肤,她把衣裳往上拉了拉,拉了一半,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忽然往窗外看了过去。

翌日,果然如刘徵所言,午后齐后便派人请她进了宫。

齐后今日穿了件淡密黄凤袍,髻上衔珠纯金凤凰步摇随着她走动轻轻晃荡,她寒暄了好片刻后,忽然话音一转,“菀玉,你年龄也不小了,可有中意的郎君?”

赵菀玉站在皇后娘娘身前,闻言露出一个怔愣的表情,片刻后似才反应过来,表情有些僵硬,“娘娘怎么忽然提起这件事了……”

齐后笑眯眯的,“昨日,我们齐国两个好儿郎都说心仪你。”

似是被这句话惊讶到了,赵菀玉整个人愣在原地。

齐后脸上笑意不减,“这两个人你都认识,一个是顾家的顾淞,另一个是……”齐后语气稍顿,慢了片刻吐出刘徵名字,“是我家老二。”

“菀玉,你更喜欢哪个?”齐后笑吟吟地瞅着她。

赵菀玉嘴唇动了半晌,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皇后娘娘,菀玉过的很好,并无出嫁之心。”

齐后并不把赵菀玉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语气变得微妙,“菀玉,你真的没有嫁人之心吗?”

赵菀玉呼吸微滞,似明白了齐后的言下之意。

齐后拉住她的手,别有深意地盯着她道:“菀玉,你要好好的想一想答案。”

“我……”赵菀玉似真是不知该如何反应。

齐后身上那股隐藏的威胁消失,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赵菀玉正值十六,一双手修长白嫩,宛若削葱。齐后纵然保养得当,也抵不过岁月侵蚀,她看着自己手背上略松弛的肌肤,再看着面前肌肤细腻若雪的女郎,心里升起一点点微弱的怜惜,但很快这怜惜就消失不见了。

赵菀玉纵然身不由己,但她的处境比她当年还是好太多。

齐后温和却不容拒绝地道:“成亲是大事,你不妨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再告诉我答案。”

赵菀玉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点了点头应诺。

第二日午后,赵菀玉提起精神,又来了凤鸣宫。

她来的时间应该比较早,等了一会儿齐后才从主殿出来,许是刚刚午睡过,齐后面上带着几丝惺忪,她本来就是温婉可亲的容貌,此刻更像是体贴温和的长辈了。

“想明白了吗?”齐后笑着问。

赵菀玉不管齐后是如何神态,都不敢掉以轻心,她安静了一瞬,然后抬起眼,颔首道:“菀玉想明白了。”

“自我来了齐国,娘娘对菀玉照顾有加,菀玉对两位郎君都不甚了解,婚姻一事还请娘娘多费心。”

齐后看了赵菀玉两眼,她笑着摇了摇头,“是你嫁人,怎么能让我帮你挑夫婿呢?”

赵菀玉露出一丝丝不解的神色。

齐后道:“不过我懂你们这种未婚女郎的羞涩,心中有人,也不好告知我。”

“你喜欢二皇子,是吗?”

赵菀玉似瞬间明白了齐后要她露出的意思,不是她强迫她选刘徵,而是她更心仪刘徵,她露出一点羞涩的笑,“娘娘英明。”

齐后听她这么说,唇角的弧度扩大,“好孩子,回去吧,乖乖等我的好消息,我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多谢娘娘。”赵菀玉微微福身。

齐后看似温和,但处处绵里藏针,终于应对完齐后,赵菀玉走出凤鸣宫,她本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可走在路上,她的心一直往下沉,虽然说她没想过要嫁人,所以嫁给谁应该是不重要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她整个人还是冒出一种烦躁的情绪来。

“奴婢参见二殿下。”一道声音打断了赵菀玉的情绪。

她抬起头,这才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刘徵一身群青色圆领窄袖锦衣,头戴白玉冠,清隽的面孔因为华服多出几分贵气。她微微低头,避开刘徵似不经意扫来的视线,福了福身,“二殿下。”

赵菀玉脑袋低着,她本来就比他矮一点,如此他只能看见她圆润漆黑的后脑勺,和后脑勺上两朵云山蓝的小绒花,他抿了下唇,回了一声菀玉公主。

赵菀玉抬起头,冲他淡淡一笑。

刘徵看见她的那个笑,眉头不由自主地拧了下。

这是齐宫,刘徵也没有多说什么,便错过赵菀玉往前而去,赵菀玉看着刘徵离开的背影,烦闷之情少了不少,其实也不算坏,刘徵虽然性子冷淡,但他那张脸就胜过无数郎君,而且他还承诺她,会送她离开齐国。

她在齐国一无根基二无人脉,要离开很难,但刘徵在齐国耕耘多年,若是死了一个侧妃,会引人注意,但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

如此想来,赵菀玉回到府中的情绪好上不少,夜间入睡时微拧的眉头也放平了。

只是睡梦中,又察觉了一道熟悉的眸光。

她睁开眼,再看到刘徵的时候赵菀玉已经很冷静了,她坐起身,正准备叫二殿下,忽然想起件事,她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见衣襟微敞,露出一片胸口肌肤,她伸手将微开的衣襟合拢。

见她纤细的手指搭在雪白的衣襟上,刘徵飞快地别开眼,唇瓣抿的紧了点。

理好衣裳,赵菀玉抬头看向刘徵。

刘徵视线挪回来,淡淡地道:“今日你给了齐后她想要的答案?”

赵菀玉点头。

刘徵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薄唇微动。屋子里本来就安静,只有夜风偶尔抚过窗棱的声音,赵菀玉看着刘徵的唇张开又合上,最后忍不住问道:“二殿下,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刘徵眸色幽黑,但漆黑里却含着朦胧的光,光里是个头发垂泄肩头,穿素白寝衣的女郎,女郎琥珀色的瞳仁也正定定的看着他。

室内只有两人,室外悄然无声,仿佛偌大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刘徵握了握拳头,目光沉沉地问,“你不开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