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到金光 > 第三十九章 这波啊,这波是千层博弈!
  西剑流神唤大殿内,又是屏风前。

  只听得嘈杂似鸟鸣般的声音响起,雷伤所化电光闪现屏风之前,躬身道:“伤门队长拜见军师。”

  一道迷蒙光影从屏风之后缓步走出,来者是面如冠玉,身着红袍,手握红色折扇轻摇,行走间气定神闲,神情之中有雷霆起于侧而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之象。

  要问此人名姓,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是也。

  “嗯?”

  赤羽信之介听得雷伤拜见之声,拉长音调探究其何事禀报。

  雷伤自然明白赤羽信之介之意,当即躬身向人报告道:“禀军师,属下已经查出日前杀害吾西剑流两名下忍之人的身份了。”

  听人禀报,赤羽信之介眼中闪过喜色,出声夸赞道:“喔?真棒啊。想不到伤门队长办事,效率真是快啊。”

  “是。”

  既然已经知道是谁,那就不要墨迹,赤羽信之介询问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先前说过,雷伤与燕驼龙是熟识,不过一个照面就认出他的身份。听得军师问询,雷伤没有迟疑答道:“禀军师,那个人的名叫作燕驼龙。”

  “燕驼龙?”

  赤羽信之介口中念叨着这个名字,脑中闪动些许疑虑,一番搜索之后却没有丝毫信息,也就是说,中原又出了一个不在他掌握之中的强者。

  “是。”

  下首的雷伤毕恭毕敬的回应道。

  “他是什么来历?竟然敢反抗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纠结,将目光投向雷伤问道。同时他的心中暗想,既然雷伤能够报出这个燕驼龙的名姓,那么想必对他的来历也有所了解了。

  这就不得不说到,雷伤与燕驼龙的熟识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仇恨之上的,本来雷伤就有借西剑流之力报复燕驼龙的想法,如今燕驼龙杀死西剑流下忍,引得军师调查,正合雷伤之意。

  早就有意借西剑流之力对付燕驼龙的雷伤,迫不及待地向军师汇报道:“禀军师,这个燕驼龙就是中原魔门世家的传人。”

  “魔门世家?”

  赤羽信之介轻摇手中折扇,目光紧紧盯着雷伤的双眼,他从雷伤的眼中看出了快意与兴奋。

  果然,这个来历莫测的雷伤早就知道了燕驼龙的身份,那么,这是否是一次祸水东引呢?

  赤羽信之介的大脑高速运转着,他在心中不断地做出种种推测,又一一推翻。

  他身为西剑流的军师,在流主未出之际,可以说是万人之上,仅有一人与他持平,而唯一与他持平的祭司大人也将手中权力尽数交付与他。

  可以说,整个西剑流前进的方向就在他的掌握之中,为此他必须耗费大量的精力与实践,还要保持足够的警惕,凭借他过人的智慧来维持这艘庞然大物向着目标准确前进,一旦他出错,那么这艘庞然大物就会停滞不前,甚至是付诸一炬。

  雷伤即便再聪明,也想不到,军师对自己的防备心理是如此之重,只不过是三言两语,就对自己起了怀疑的心思。

  他听到军师重复着魔门世家这个词,当即为人解释道:“是,魔门世家在中原听说有八百年的历史,而且一直以来都是为了称霸中原、一统天下,而与中原群侠对立。”

  “嗯。那他们的武功如何?”

  纵使赤羽信之介心中有万般思绪,但他的脸上依旧平静,甚至还刻意露出了些许欣赏神色,意图让雷伤安心。

  “听说他的功力并不在史艳文以及藏镜人等中原高手之下。”

  “嗯?既然他有那么高强的武功以及野心,为何这些年来,却不曾在中原听闻此人?而且也未看到他有任何想要称霸中原的举动呢?”

  赤羽信之介的脸上适时地露出了疑惑。

  这一幕,自然被一直偷偷观察军师神情的雷伤看在眼里,他心中泛起涟漪,产生了些许得瑟。

  没想到吧,你赤羽信之介自诩西剑流军师,高高在上的你也有不知晓的事情啊。

  “根据属下的检查,是后来燕驼龙被史艳文所感化,从此与史艳文一家人密不可分,也是为了守护史家人,而放弃称霸天下的野心。”

  雷伤心中所想,不为人知,他低垂着首级,眼中喜色愈发浓郁,但嘴边说出的话依旧是恭敬无比。

  短短几句话,两人之间不断的心理博弈,就未曾停下。

  赤羽信之介看着雷伤眼中的喜色,继续询问:“喔?真是令人意外。中原人之中,竟然还有这般的人物。”

  雷伤听军师话中语气,知道军师对燕驼龙并未有多看重,如果不趁此机会再添一把火,或许就再难寻如此良机了。

  “是,听闻他在这五年之间,也为了救出灵体,而四处奔走。”

  一念至此,雷伤再次出声补刀,话中关键直指灵体。

  正如雷伤所想,赤羽信之介并不在意燕驼龙身份,知晓是谁杀死西剑流下忍就已足够,最多下达通缉口令,没有必要特意去招惹一个传闻中堪比史艳文与藏镜人之辈。

  但,雷伤口中所说直指西剑流的死穴。不管雷伤说的是真是假,是确有此事也好,是借刀杀人也好,只要是觊觎灵体之人,都不能放过!

  “喔?看来,此人留不得!”

  赤羽信之介依旧是一脸淡然,但手掌已经悄然攥紧折扇,话语中杀机毕露。

  雷伤听出军师话语中的杀机,只觉得皮肤上都有鸡皮疙瘩泛起,心知此计已成,军师定然不会放过燕驼龙。当即俯身出言道:“是,属下愿执行此次任务。”

  赤羽信之介当然明白,雷伤的借刀杀人之计终究是成功了,听到雷伤自行请命,眸中闪过些许意外,手中折扇轻摇问道:“为什么呢?”

  雷伤听得军师询问,顿时有所警觉。

  莫非自己被军师察觉身份?不可能!

  雷伤当即回想刚才进入神唤大殿之中的所有表现,立即明悟过来。

  定然是我表现得太过积极,甚至可以说是一步一步在引导他的想法。哼,果然是太过激动了吗?既然被他发现,现在恐怕已经对我产生怀疑了。

  雷伤心思如电,但面不改色,当即躬身向人解释道:“禀军师,属下算来,也与燕驼龙有所恩怨,所以想要了结此事。”

  “嗯——那好吧。此事就交由你去处理。”

  赤羽信之介折扇轻摇,对雷伤话语只信三分。不过,虽说如此,但既然雷伤自行请命,那他也没什么理由去拒绝一个八门队长的主动出手。

  “是,了解,我立刻就去。”

  雷伤心知军师有所怀疑,但两个人都是世间难得的聪明人,只要不是当场翻脸,一切就都有得谈。

  两人目光对视,各有意味深藏其中。

  赤羽信之介将折扇遮住太半面容,眼中古井无波。

  雷伤目光却是侵略性十足,毫不掩饰透出兴奋,至于这抹兴奋,究竟是真,还是假,就留待诸位自行探讨了。

  二人目光一触即退,不再有半点交集,雷伤身形一闪,就从屏风之前消失无踪。

  神唤大殿内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军师静立原地,再次轻笑出声,难得的交锋,难得的乐趣。

  身为西剑流军师的他,自认为绝世智者的他,期待着雷伤能够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雷伤能够脱离他赤羽信之介的掌控吗?

  ——————————分割线————————————

  神秘又诡异的西剑流禁地,修灵池中弥漫着一股至阴至邪的能量,池中浸着一个被封印的怪异木桶。

  突然,怪异木桶之内发出阵阵惨叫之声,更是散发出阵阵波动,引得周遭的能量都为之震荡。

  而伴随惨叫声响起,木桶内产生了一股强劲吸力,将修灵池中弥漫着的至阴至邪的能量全部吸引并吞食殆尽。

  随着能量被尽数吞噬,木桶内的惨叫声愈发响亮,甚至木桶里被封印的小空也恢复了力量,他在木桶里不断挣扎着试图将束缚自己的封印挣脱。

  只见一道道至阴至邪的翠绿能量被木桶所吸引,注入木桶里的小空体内,每注入一分,小空就痛苦一分,挣扎力道也愈发变大。

  木桶在修灵池中不断震动着,带起道道无形波纹,方圆二十米的土石全部被波纹所影响,随之震动。

  一时间,有无数沙土应和着惨叫声从地上扬起。

  但无论这刺耳的惨叫声怎么喊叫,叫得多么大声,都没有任何人前来查看。

  或许,这已经不是木桶第一次惨叫了,而看守在禁地周围的忍者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悲惨的哀嚎声。

  我们,不得而知。

  ————————————分割线——————————

  话说另一头,雪山银燕为首的三人已经休憩完毕,打算寻找之前所说的天部总教的联络人,联络天部总教汇报消息。

  三人一路走走停停,在雪山银燕的带领之下,来到一处十分平凡的小村庄处。

  “这个所在,应该就是静天村了。”

  雪山银燕不断看着周围环境,回想着之前得到的信息,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找错。

  剑无极搭腔道:“那我们就快点找出天部总教的联络人吧。”

  “好。”

  雪山银燕颔首应是。

  二人就要前去联系,而魔天一言不发地跟在二人身后,神色之中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早有所料。

  虽然三人一路行来,已经算得上是比较熟悉了。

  但剑无极始终看不爽魔天脸上的这种表情,故意找茬道:“你又是哪位?看我们带你一路是没半点感谢哦?整天摆着这张脸,是怎样?”

  魔天心知剑无极故意找茬,没有会回应他的想法,当即岔开话题,并像原著的天恒君一样,故意给了剑无极一个表现机会道:“善哉善哉,雪山银燕身为云州大儒侠的二子,能够知晓天部总教的联络人不出奇,不知剑无极你,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一说到这个,剑无极就来劲了。

  他仿佛抓到魔天痛脚一般,非常得意,故意摆出一脸不屑的神情,向魔天炫耀道:“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告诉你,创立天地双部的人是阮(指我们)师父,而且天部总教的教主又是银燕的大哥,我知道也很正常啊。你还有什么疑惑吗?”

  魔天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切,但毕竟是自己故意提起来的,还是给剑无极一个面子。

  他笑了笑,点头表示明白,并夸赞(阴阳怪气)道:“没想到,剑无极你竟然还有如此背景,了不起了不起。”

  “呿,没意思。”

  剑无极没有听出魔天的阴阳怪气,看人还是一脸假笑,呿了一声不再说话。

  “好了,正事要紧,我们快点找出联络人吧。”

  雪山银燕这时才出声打断剑魔二人之间的日常交流。

  “是,是,这不就要去找了吗?”

  听到雪山银燕半是催促半是命令的语气,剑无极意兴阑珊、有气无力的应道。

  雪山银燕看剑无极有气无力的样子,也懒得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去寻找联络人。

  待雪山银燕走远,看不见雪山银燕的背影之后,剑无极才开始大倒苦水。

  只听见剑无极长叹一口气,一边拍着自己胸脯一边对着雪山银燕离开的方向说道:“唉呀,真是不爽,我师兄,我是师兄呢。有时候,你也要尊重一点,唉。”说罢,剑无极向雪山银燕离去的方向走去。

  而一旁保持默不作声,将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魔天自然是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记在心底。

  他有心上前劝说,却恐交浅言深,只能也在心底叹了口气,然后跟上剑无极的脚步,缓缓向前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