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到金光 > 第十八章 雪山银燕的心魔
  地部据点内,雪山银燕陷入梦境之中无法自拔。

  眼前梦魇,是过往种种,近在眼前。

  胸中心魔,是点点痛苦,缠绕心间。

  天色是永无天日的黑暗,环境是空无一物的大地,一眼望去,天地无垠。

  但,在这无垠天地的黑暗中潜藏着人类最原始的恐惧。

  踏、踏、踏。

  “脚步声?何来的脚步声?”雪山银燕茫然地看着四周喃喃自语,他下意识的将左手伸向右臂试图拔出燕子剑,并将目光投向了传来脚步声的方向,凝眸看去,“是谁!”

  却见一席素白衣袍,一头乌黑长发,气质儒雅,相貌英俊,正是云州大儒侠史艳文。

  “啊、父亲!”

  握住燕子剑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是安心,是相信,是支柱,更是寄托,这是他此生最为亲近的人。

  雪山银燕的脸上有狐疑,但仅维持了一瞬就消失了。他相信没有人能假扮他的父亲骗过他。(有,你叔叔藏镜人)

  他的脸上挂着欣喜,是久别重逢的欣喜,亦是一个孩童在迷茫时见到自己父亲的喜悦,雪山银燕步履匆匆走向了史艳文,并连忙出声询问:“父亲!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史艳文一如既往的随和,他的眼中有着父亲对孩子的牵挂,也有着雪山银燕最害怕看到的失望,他就这么直视着向自己走来的雪山银燕说道:“银燕,这里是哪里,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雪山银燕看清了那个眼神,那是他一直畏惧的情绪,也是他身为天下闻名的史贤人的子嗣所承受的沉重压力。他畏缩了,他本该上前迎接自己的父亲,但他停下了脚步,就这么直愣愣地站着,看着史艳文。

  “我知道?这、这里是?父亲,孩儿不清楚,还请父亲明说。”

  雪山银燕试图顺着人的话题说下去,以此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但他骗得了别人,又怎么骗得了自己,更骗不过在他心中无所不能的史艳文。

  “银燕,你在害怕吗?”

  又是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依旧是那么的熟悉这个声音正是雪山银燕日思夜想也想要从西剑流手里救回来的人,他的二哥小空。

  雪山银燕转身看向身后,那是小空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看见一个一身黄色僧袍,圆头圆脑的小光头站在那里,看着雪山银燕问了这句话。

  “啊、二哥,小空,你回来了!”

  雪山银燕眸中闪过惊疑,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细想之下,又毫无线索。他看着小空的身影,只想上前与他拥抱团聚。

  “站住!”小空看着激动的雪山银燕出声将他喝住。

  雪山银燕站定了脚步,手足无措地站在两道日思夜想的身影中间,他迷茫地看着两侧,左边的史艳文,右边的小空,他疑惑地出声问道:“为什么?父亲,小空,到底是为什么?”

  史艳文一如雪山银燕所想的一样,在史艳文的眼中失望的情绪愈发浓郁,但他依旧满是期待地看着雪山银燕,儒雅而不失随和的缓缓出声,“银燕,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到底在哪?而我到底是谁?”

  而小空也看着雪山银燕出声道:“银燕,你记得的,不要忘记了,想起来,这里是哪里。”

  雪山银燕听着二人的问话,脑海中有的只是疑惑与不解,他试图顺着二人的问话去思考,但一层层迷雾将他的大脑蒙蔽,他根本无法明白二人的意思。

  越想越是苦恼,越想越是头疼,他捂着自己的头,承载着莫大的压力。他踉跄着脚步,向着两人各走了几步,但他与两人的距离没有丝毫拉近,也没有变远,就像最开始的那样。

  雪山银燕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只是痛苦地思考着。

  终于,他爆发了。

  溘钨斯在他的情绪刺激之下迅速激增,并不受控制的开始暴走,从雪山银燕体内溢出的溘钨斯肆无忌惮地在这片空旷的大地上涌动,摧毁视野可见的任何东西。

  但这股强劲的溘钨斯却不能伤到史艳文与小空一丝一毫,两人依旧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注视着雪山银燕。

  两人异口同声的出声说道:“银燕,快回想起来,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我不知道!父亲!二哥!不要问了,我不知道!”雪山银燕不再捂着头,他的脑海里满是痛苦,他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两个人,咆哮出声。

  “银燕,想起来,你一定要想起来。”

  “你!我!我不知道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逼我,连你们都要逼我!”

  雪山银燕在痛苦情绪的影响下拔出了燕子剑,调动溘钨斯就要汇入剑身,然后向两人杀去。但他仅存的理智阻止了他,因为这两个人是他最亲近的人。

  史艳文眼中的失望更加浓郁,几乎不做掩饰。

  小空眼中更是在失望中夹杂着愤怒。

  两人依旧异口同声的问着雪山银燕,“银燕,想起来这是哪里!”

  “父亲、二哥,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

  雪山银燕再也忍受不住了,他疯狂地挥动手中的燕子剑,暴走的溘钨斯源源不断地注入剑中,与剑意结合,化作剑气,向四周斩去。

  但在雪山银燕刻意的控制下,剑气避开了史艳文与小空所在的位置,疯狂的雪山银燕似乎想要将除了史艳文与小空以外的所有东西都给毁灭,包括他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山银燕终于将情绪发泄完毕,但他体内的溘钨斯却依旧源源不断的被他调动着灌入剑内。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雪山银燕察觉到了不对,他看着手中的燕子剑,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没有丝毫枯竭,甚至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溘钨斯,又看向四周本该被他破坏的环境,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史艳文和小空依旧站在那不远不近的位置静静地看着他。

  史艳文看着发泄完毕的雪山银燕再一次出声道:“银燕,你明白了吗?”

  小空也看着雪山银燕问道,“银燕,你知道了吗?”

  此时,雪山银燕终于明白了过来,他回想起了一切,史艳文失踪,小空又一次被西剑流抢了回去。

  而他没有派上任何用场,深深的内疚与自责,渴望着美好结局的他,欺骗了自己,让自己忘掉一切,并构造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父亲与二哥,然后就陷入了内心世界。

  但就像他一直以来坚持的那样,他雪山银燕就算失败,就算是死,也不会去接受这种可笑的自我欺骗,所以,他的内心世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这片暗无天日的空旷大地。

  “我、我、我知道了……”

  雪山银燕看着周围的环境,惨笑一声,他知道眼前两人是谁了,他们是史艳文,也是小空,但也不是史艳文,也不是小空。

  他们只是雪山银燕的心魔,雪山银燕所害怕的样子,所以他尊敬的父亲和挂念的二哥眼里有着失望,这正是银燕惧怕看到的,他害怕让两人失望。

  但他们两人也是雪山银燕心中的寄托与支柱,更是支撑着雪山银燕一路走下去的决心。所以他们两个人不断地试图唤醒雪山银燕,让雪山银燕回想起现实,而不是沉迷在幻梦之中。

  “父亲,二哥,对不住,我让你们失望了。”

  雪山银燕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向两人,他死死攥紧手中的燕子剑。

  史艳文微笑着看向银燕说:“银燕,既然明白,就不要迟疑了。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去把为父和你的二哥带回来。”

  小空也看向雪山银燕问道:“银燕,你想要救我吗?”

  “当然。”

  雪山银燕猛地抬头看向小空,声音中满是坚定地回应道。

  “那就醒来,不要再困下去咯!”

  伴随着小空这句话的话音落下,躺在床上的雪山银燕突兀地醒了过来,没有丝毫初醒时的不清醒,他睁开了双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他第一时间就反映了过来,自言自语道:“这、是地部据点!我醒过来了!父亲、二哥,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然后救你们回来的,等我!等我!”

  房内负责看顾二人的地部武者看到雪山银燕突然醒来,一惊,紧接着是欣喜,连忙出声道:“银燕,你醒了?如何,身体没问题吧?要不要请医生帮你看一下?”

  雪山银燕握了握拳头,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数日的昏迷并没有过多的影响他的状态,虽然身体有些无力,但只是正常现象,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无事了。“我无碍,多谢兄弟了,不知我是如何被带回据点之内的?”

  “喔,我当时就在现场。总门真正是料事如神,他感觉到你们路上出事,马上调集人手要去救你们,然后刚出门就看到剑无极义士在据点之外等候,就把你们三人都接了回来。”

  “剑无极,此次真正要多谢他了。那吾非凡人前辈呢?”雪山银燕点了点头,连忙关心一路上的另一个同伴吾非凡人的情况。

  (赵将军:???我人没了,没人关心一下我吗?)

  “这……”地部武者听到问话面露难色,然后伸手指了指雪山银燕身侧那个全身缠满绷带,绑得像是木乃伊一样的东西。

  “嗯!吾非凡人前辈,你、你怎样搞成这样?”雪山银燕一开始就看到了这个木乃伊一样的东西,只是他以为这是什么东西,就没有太过在意。现在被人一指,当即反应过来,这就是吾非凡人,立即出声询问。

  恰好这时的吾非凡人正保持清醒,只是全身缠满绷带行动不便,走都走不动路。没法子,只能躺在床上,也幸好他现在修有内力,一时半会不会饥饿,身上的肮脏也可以用净衣符来清理干净,否则他就真的难过了。

  而听到雪山银燕的声音的吾非凡人,对雪山银燕能够从昏迷中醒来也是十分高兴,他故作轻松地回应雪山银燕道:“是银燕啊,没事没事,被当时余波波及到了,一点小伤,不要看我,表面看起来很惨,实际上没这么严重,只是给我治病的医生太夸张了,一定要给我包得这么严实而已。没事没事,既然你醒了,你就先去跟好友和剑无极报个平安吧,我们之后再叙。”

  “嗯,你好好养伤。”

  吾非凡人说的话正合雪山银燕之意,他没有半点迟疑,当即点头答应。然后从床上下来,稍微活动了几个动作,将长久未动弹的筋骨活络开,紧接着,就离开房间去找云十方与剑无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