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到金光 > 第十六章 诸事已了
  地部据点内,正处理地部事务的云十方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惴惴不安,不禁在大殿之上来回踱步。睿智如他,自然明白这是自己的直觉在提醒他,有意外发生,但眼下据点内稳如泰山,也无半点危机。一番思索,想起出去的雪山银燕一行人,“啊,好友、银燕、赵将军,定是他们任务途中出了意外,三人危矣,速速救援。”

  云十方打定主意,赶忙唤来地部众人,并亲自上阵,即刻带领地部武者前去救援三人。众人刚出据点就看见一身狼狈、灰头土脸的剑无极盘桓在地部据点门口附近打转。

  “嗯?是谁!”云十方初时并未看清,眸中带着警惕,立即出声戒备,身后一众地部武者应声散开,将剑无极团团包围。诉后云十方定眼一瞧,居然是剑无极义士,只是不知为何如此狼狈,云十方心中焦急救援,但亦知道救援之事急不得,还是先询问剑无极义士遭遇何事,竟然如此狼狈。想到这里,云十方双手抱拳一礼,正要出言相问。

  “云十方,原来是你,终于有人了。来来来,快帮我把这两个抬进去再说。”剑无极初来据点,仅仅知道据点所在方位,却不知晓据点口诀,也找不到据点路口。只好在大致位置外打转,守株待兔,看能不能遇到地部武者出来。却是没想到,出来是出来了,这一出来就是地部总门亲自出来迎接。

  这样也好,他松了口气,也懒得多说,身上夹带两人一路逃窜,还要小心留意是否有祭司的幻灵眼跟踪,以及真田隆三是否有追上来,这数件事情加在一起,让他颇为劳累。

  现在他真的是一身疲惫,更不想在外面吃土,看到出来的人是地部总门云十方,直接让开了身子,露出身后被他放在地上的二人证明身份。

  云十方目光看向剑无极让出来的身后,看到雪山银燕与吾非凡人心中一喜,但只有二人。并没有赵将军的身影,心中迟疑,认为赵将军多半不测,长吁口气,随后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便让剑无极带上两人一起回到据点之内。

  “终于到了。”剑无极走进地部据点才放下心中大石,这时他才感觉自己浑身酸痛,更觉得提着两个人十分麻烦,而且还沉。于是他掂量了一下两个人的分量,雪山银燕比较重,他点了点头,果断且随意的就把吾非凡人递给身旁一个地部武者让他接好,并开口示意其带路,自己则依旧带着雪山银燕,跟在这地部武者后头。

  地部武者哪里能料到吾非凡人会被突然递过来,手忙脚乱把吾非凡人接住。一经手,只觉得分量颇轻,更是发现吾非凡人身上伤痕累累,可以说是没有一处好肉,赶忙小心翼翼地抱起吾非凡人没有丝毫迟疑的将人带去治疗。

  安置好二人后,云十方看着剑无极面上难掩的疲惫,知道此时并非询问的好时机,也就不过多为难人。当下就先替剑无极安排了一间卧室,让剑无极先行休息,等睡醒之后再做讨论。

  剑无极欣然应允,来到安排的卧室之内。他抱着自己的长剑半坐半卧地靠在床上,目光游离,没个定数,回想此番出行遇到的诸多事宜,忍不住自语道:“真正是、麻烦啊。”

  数个时辰后,休养室内,雪山银燕眉头紧锁依旧昏迷,云十方在剑无极将二人带回来的时候,就立刻派人去请了数名精通医术的医生查看过雪山银燕的状态。

  经过数名医生的反复调查与确认,雪山银燕身上并无大伤,也没有被人伤到大脑,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自己不愿醒来,甚至可以说是抗拒醒来罢了。

  医生将此事说给剑无极与云十方听,云十方回想起剑无极身上没有带着装有小空的木桶,也没有看到小空本人。心中了然,定是任务有异,而银燕不愿醒来定是因为此事。只好点了点头,请医生去一旁帮吾非凡人探查状况,并下手医治。

  而剑无极与雪山银燕也算得上是朝夕相处的师兄弟,自然知道小空对雪山银燕来说有多么重要,如今木桶被夺,雪山银燕的内心定是极度自责,而以这头笨牛的性子,肯定是钻入牛角尖,不愿醒来面对现实也不算奇怪。

  想到这,剑无极也深以为然点了点头,然后上前用指背敲击雪山银燕的床沿,嘴里说出了雪山银燕日思夜想的另一个人名:“史艳文,是云州大儒侠史艳文,他怎么亲自来了。”试图以此刺激雪山银燕,可惜雪山银燕依旧眉头紧锁,毫无动静,沉浸梦中。剑无极见此只好无奈向云十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这种现象,二人也是第一次见,没想到史艳文的消息都无法刺激银燕转醒,那自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手段将其唤醒。

  求助一旁的医生,医生也只能摇头说道:“此为心病,需要心药医治,只能想办法刺激他的大脑,但能不能醒来也不好说。”两人也明白医生所说不无道理,但一时之间哪有办法,只好暂且放下,让银燕继续昏迷。

  而医生这时也看完了吾非凡人的伤势,叹了口气摇头晃脑,“这位少侠居然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不得不说,他的生命力实在是顽强,如此伤势都没能夺走他的命。只是可惜……”

  “大夫,可惜什么?有何所求尽管直说,只要能治好好友,不才在所不惜。”云十方听到可惜二字,当即出声插话,许下承诺,只求人能够将其治愈。

  “这么重的伤势都没死,生命力如此顽强,想死都难。只要我开几贴药给他,外用内服之下,不过数日便会好转。只是可惜啊,可惜这么一个习武的苗子了,这伤势实在是太重了,伤到了他的根基。即便他之后伤势好转,从此以后也与武道一途无缘,甚至可以说是体弱多病,唉。”说着医生又叹了口气,对吾非凡人的遭遇表示惋惜。

  云十方脸色骤变,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什、什么!大夫,不才并非说笑,不管需要什么,劣生都能替你寻来,只要你能够治好好友,在所不惜。”

  “唉,总门不用再说了。以我微薄之力,实在是难以医治,或许有人可以,但我确实不行。”医生听见云十方这么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开了一张药方递给云十方,不敢再与人对视,收起竹篓匆匆离开了。

  云十方不得不接受医生所说,因为这位已经是方圆百里所能请来的最厉害的名医了,如果他都没有办法,那又能如何呢?云十方看着重伤昏迷的吾非凡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最后叹了口气,目中悲痛难掩,“这、这、这,唉!好友,是不才对不起你啊!”随后不再多说,拿起药方仔细观看,并吩咐众人照着药方抓药,务必尽快将药制成。然后就与剑无极一同离开了房间。

  又过了数个时辰,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吾非凡人悠然醒来,他睁开沉重如铅块的眼皮,身为杀手的本能,让他一如过往地以谨慎的态度打量着周围环境,是熟悉的场景。他稍稍放下心来,再查看身上伤势,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由内而外,仿佛整个人被人撕裂成块,然后再重新拼凑缝补回来一般疼痛。

  我这是在?地部总门?是谁带我回来的,银燕?不,应该不是,银燕看到小空被抢,几乎走火入魔,大概率是失去理智了,这么想来应该是剑无极了。果然正派人物就是正派人物,不会抛弃队友这一点还真是让人放心。嘶——好痛,真是要命,这就是八门队长级别的战斗吗,哪怕只是被余波波及到,也差点让我死掉。

  吾非凡人脑内千回百转,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发觉自己喉咙干渴难以发声,只能发出微不可察的嘶嘶吐气声。庆幸的是云十方早有所料,早早就安排了一名地部武者守候在房间内,以防止二人突然醒来。而吾非凡人刚一出声,地部武者就有所察觉,一看便知道他现在的状态,连忙倒了杯水,缓缓给他喂下。

  地部武者方才也在一旁旁听,自然也从医生口中得知吾非凡人伤势过重基本已经废了,哪怕是治好之后也没办法再习武了。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喉咙干涩难以发声,但还是关切问候吾非凡人的状态,“义士感觉如何?总门已经派医生看过了,医生说、说、唉。”

  “多谢阁下了,何故唉声叹气,不妨说出来听听,或许我有法可解?”吾非凡人听人说话支支吾吾,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尽是惋惜,最后更是长叹一声,只觉得莫名其妙,强忍疼痛双手抱拳向人请教道。

  地部武者见吾非凡人脸上抽搐,明显是强忍疼痛,还向自己行礼,更是态度诚恳,再次叹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说道:“算了,反正义士最后也会知道,与其让总门来说,不如就让我来做这个恶人。”

  “噢?不知是何事,请说。”吾非凡人咬咬牙,感觉自己状态不佳,虽然精神饱满,但身体实在是难以支撑,怕是再拖延一会又要昏睡过去。

  地部武者一咬牙说道:“嗯、我说了,义士是否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不错。”

  “在下不敢欺瞒义士,总门请来的那位医生已经看过你的伤势,你这身伤势过重,已经将你的根基损坏。哪怕治好以后也是体弱多病,更别说是习武了。从此以后,义士与武道二字形同陌路。”

  “?!”

  吾非凡人听到这话心中一惊,赶忙打开系统查看面板。

  姓名:易仙

  功法:玄武定、幻魔身法、浴血锻体功、冰心诀、画里乾坤

  物品:天香续命露X1、天香豆蔻X2、金疮药X32、小还丹X29、止血草X48、净衣符X49、灵心符X50、鬼面、墨玉匕首、天蚕宝衣、神行靴、小还丹丹方、若干杂物。

  状态:重伤(根基受损)

  评价:初入江湖

  吾非凡人一眼看去,果然如地部武者所说,的确是重伤,后面还有一个括号写着根基受损,赶忙在心底询问系统。系统,根基受损可以治吗?

  滴,经检测,服用天香续命露后,可补完根基,但无法治愈伤势。如果将天香豆蔻与天香续命露一并服用,则可以根治。

  那就好,那就好。呼,我还以为自己废了,真是要命。得到系统答复之后,吾非凡人松了口气,再次强忍疼痛对地部武者一礼,“多谢阁下相告,此事待到伤势痊愈之后,我自有办法解决。你可以把这个消息汇报给好友,让他不必过多担心。”

  吾非凡人伤势实在太过沉重,从而影响精神极易疲惫,勉强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颗小还丹吞入腹中,躺回床上就睡了过去。

  “真的吗!”地部武者听到吾非凡人所说的话,惊喜出声,然后就看见吾非凡人躺下歇息的一幕,连忙压抑音量给人整理好被子,又看了看一旁眉头紧锁依旧未醒的雪山银燕悄然退出房间,紧赶慢赶地向云十方汇报去了。

  “是吗?如此甚好。虽然根基之伤,难以医治,但想来也是。吾友既然能随手拿出小还丹这种药效神妙之药,自然也有药效更好的神药才是,哈哈哈哈哈。”云十方听闻地部武者的汇报,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放下心来,他对吾非凡人的话没有丝毫质疑,当即就信了,缓缓点头,甚至替人高兴地大笑出声。

  笑了一会,云十方止住笑声,眉间郁结尽去,了却一桩心事,挥手让地部武者回去看顾二人,说道:“多谢兄弟告知,我知晓了,你先回去看顾他们两个吧。”

  “是。”地部武者当即接令离开。

  而云十方则再次皱起眉头,喃喃道:“好友之伤能够自己解决如此甚好,只是银燕他怕是因为小空之事,陷入心魔,不愿接受这件事,方才不肯醒来,这种心病该如何医治。或许真的应该尽快请雪山银燕的大哥俏如来,出关前来帮忙了。”

  ——————————分割线————————————

  话分两头,另一边,已经离开战场,带着昏迷的月牙岚返回西剑流据点的真田隆三正在小树林间急急而奔。

  突然,一股庞大的溘钨斯侧面迅速疾驰而来。霎时间,树叶飞舞,尘土飞扬,踏踏马蹄声还有车轮碾过土石声,此起彼伏响彻耳边。

  真田隆三想要躲避,却因身上伤势以及手中还抓着月牙岚,竟是躲闪不及,被这庞大的溘钨斯接近,眼看着就要被撞在身上。真田隆三定睛一看,这股溘钨斯居然是一辆奇异马车,马车正前方有一匹没有血肉,全身都是由骨骼组成的马匹拽动马车在路上飞驰。

  真田隆三身上虽有伤势,但身为八门队长的傲气,岂能对一辆马车服软。他当即将月牙岚向一旁掷出,这一掷举重若轻,月牙岚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居然没有受到半点刮蹭。而真田隆三则举起双手,紫色溘钨斯注入掌心,整个人站定马步,猛地撞上马车,欲将马车拦下。

  真田隆三刚一与马车接触,心头就大感不妙。只不过一个照面,他就发现这辆马车通体都由溘钨斯组成,马车上所携带的力道更是骇人,几乎非人力可匹敌。真田隆三紧咬牙关,大喝一声,紫色溘钨斯再次大量灌注入掌心,双掌硬生生按在骷髅马身上,要将其拦下。

  一时间,马车竟然被其暂缓脚步。可惜不过刹那,马车上的力道再度增加,竟是硬生生将真田隆三撞飞,真田隆三整个人被马车撞飞,连续撞断数根粗壮树干方才停下,整个人摔倒在地。双手上凝聚的溘钨斯也被马车撞散,溘钨斯反噬与马车的冲击力下,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泼洒在地,看着马车迅速离去的影子,嘴里满是不甘的出声自语:“混蛋,这辆马车是什么东西。”

  却听见马车之上有笑声传来,更是伴随着一句嚣张至极的话语,“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话音未落,马车却再度疾驰而去,消失不见。

  真田隆三从未见过如此嚣张跋扈之人,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溘钨斯,竟然有人能够将溘钨斯凝聚成代步工具,更是将他堂堂八门之一撞飞,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许惊惧。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待马车离去,半晌后,确认马车消失不见的他才从地上爬起。

  “可恶啊,要不是我身上有伤势,一定要拦下你,让你见识一下西剑流八门队长的威力。”真田隆三擦去嘴角血液,愤愤不平的说道,并将马车特征记在心中,只待回去之后向军师汇报。随后他回到刚才走过的地方,将被他扔到地上的月牙岚从地上捡起,再次向西剑流据点奔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