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到金光 > 第七章 各有所得
  雪山银燕手中燕子剑再挡旋风刃,旋风刃上强劲力道直接震裂雪山银燕虎口,涔涔血液从伤口中流出。从剑上传递而来的力道又引动方才伤势,纵使是雪山银燕一时也难以忍受,再难强撑,一口血液就从口中喷洒而出,溅落一地。

  待雪山银燕稍稍平复伤势,凝神看去,月牙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只有月牙岚的寥寥余音回荡空中。

  “可恶。下次,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月牙岚吗……”雪山银燕喃喃着从吾非凡人那里听来的名字,确定月牙岚已然离去,他再难支撑体内沉重伤势,用剑支撑着身体,竟是直立着昏了过去。

  一旁围观许久的赵将军见人突然脱力,赶忙跑了上来,心中满是焦急,手指一探雪山银燕鼻息,“银燕!银燕!你没事吧!还有气息,快回地部总门!”赵将军一把将银燕背在身后,就要离去。

  “喂喂喂,等一下,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啊。”

  熟悉的声音从赵将军身侧的树林里传来,赵将军架起金刀对准声音来源,警惕出声询问:“何人藏匿四周,快快出来,否则休怪我金刀无情。”

  “有没有搞错,我刚才还救了你,还有我背后这个木桶,你现在就不认得了?”吾非凡人一脸无奈地从树林里走出,可惜他的表情全部被面具遮挡,赵将军只能从轻佻语气中做出判断。

  “原来是吾非凡人义士,可你不是带着木桶离开了吗?东瀛西剑流的月牙岚更是打伤银燕去追你,你怎么会还在这里?”赵将军仔细一看,果然是早就离开的吾非凡人,暗自松了口气,不再将手中金刀对向吾非凡人,心里对人竟然还在附近之事满是好奇,赶忙出声询问。

  吾非凡人整了整肩上背带,将木桶调整到一个背起来较为舒适的位置,语焉不详地敷衍了过去,“没什么啦,你就当是独门秘术好了。走吧,走吧,我记得你是地部的人,带我一起去地部总门的据点,我有事要找你们上级商量。”心里暗道,开玩笑,我难道会把我跑没一会,就把木桶埋进土里,然后全力运转龟息功闭气装死,这么没面子的事情说出来吗?不存在的。

  “原来是秘术,倒是我多言了,义士莫怪。既然义士要来,我们地部自然是扫榻欢迎,还请义士跟紧了。”赵将军自知多言,告罪一声,不再好奇,心中牵挂伤势颇重的雪山银燕,背着雪山银燕便领先向地部据点行去。

  地部据点内大殿,云十方焦急的在大殿之上左右踱步,面上满是忧虑,赵将军此行甚是危险,去了如此之久,还未有半点消息,恐是凶多吉少。正自担心,感觉殿外有人前来,步伐沉重,定是赵将军归来,云十方赶忙上前相迎。

  却只看见赵将军背着重伤的雪山银燕步履匆匆,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血衣面带诡异面具的人影,云十方惊诧出声:“嗯?赵将军!银燕!发生何事?为何银燕会由你背负回来,你身后这位……又是何人?”

  赵将军听人问话,脸色僵硬,表情复杂,回想此行种种,长吁一口气,双手抱拳膝盖微曲就向云十方请罪道:“千错万错尽是赵某一人的错,还请先生责罚。”

  云十方心中顿感莫名其妙,却是不知赵将军为何请罪,温和神色不变,只身上前赶忙将赵将军扶起,“赵将军何出此言,可否与我将此行之事细细道来?”

  赵将军心中愧疚,执意要跪,被云十方扶起,挣扎一二,还是站起,将此前发生之事尽数说与云十方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原来如此,此事错不在你,若要说错,也是我这个地部总门的错,是我没有多加思虑才酿下如此大祸。此次危机,恰逢银燕出关,还有这位吾非凡人义士相救,才能保全赵将军性命。如此大恩,云十方谢过了,但凡义士所求,云十方万死不辞。”云十方果真不愧是翩翩君子、地部总门,三言两语便将责任揽过,安抚赵将军,让其心安。又向吾非凡人躬身道谢,话里话外全是感激之情。

  “不必不必,这次帮忙也只是适逢其会,算不上什么大恩大德,先生不必行此大礼。若要说我有什么所求,与你们天地双部的目标大致相同,也不过是杀尽东瀛贼寇,还中原一片朗朗乾坤。”吾非凡人见云十方躬身道谢,连连摆手,一个闪身便躲过如此大礼。

  他是看过剧情的,自然对这些愿意在中原危机之时,付出生命来力挽狂澜于既倒的人们抱有尊敬,相比之下,他的所作所为根本算不上什么,怎能受此大礼。

  “啊、义士高义,是云十方小觑义士之志了。但银燕身有伤势,不可再作拖延。恕不才兼劣生失礼,让赵将军带银燕先下去疗伤,之后再与义士详谈可好?”云十方未曾想吾非凡人竟然如此志向高远,他们天地双部虽然与东瀛西剑流抗争,但其实也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能否将东瀛西剑流驱逐中原还是两说。

  突闻吾非凡人作此回应,顿感此人可以深交,其对东瀛的驱逐态度甚是坚决,提起东瀛贼寇四字时话中语气更是不屑,语中自信令人惊叹。若天地双部之人都有如此信心又何愁不能驱逐入侵者,重返中原往昔之景。

  “当然,雪山银燕的伤势的确严重,快把他带下去疗伤吧。”吾非凡人哪好意思受人夸奖,也不知自己一番话语让云十方对自己颇为欣赏,赶忙答应便是。

  正说着,吾非凡人才想起自己背后还背着封印小空的木桶,也一并卸下交予云十方手中:“我猜赵将军此次行动就是为了这个木桶,现在便交付给地部总门了。”

  “这、这、这、云十方多谢义士,义士大恩,云十方没齿难忘。”云十方见人取出背后木桶,正是此行目标。知道这次赵将军与地部武者们终是成功完成目标,那些牺牲的性命没有白费,更是激动,几欲落泪。他也不接过木桶,上前拉住吾非凡人的手颤抖不已,连连道谢。

  “呃……不过是举手之劳,当不得地部总门如此道谢。”吾非凡人一脸懵逼,虽然知道云十方会有所反应,但怎么会这么大。双手被人死死握住,抽也抽不出来,颇为无语,只好再次出声:“先生过誉了,真的只是举手之劳。不如这样,你先将木桶安置,刚才打斗我也有所消耗,赵将军带银燕和我一起去治疗伤势。”

  云十方听出人话语里的无奈,方才觉得自己太过激动,赶忙压抑心情,点头应是,“既如此,便依义士所言,木桶就暂时托付于地部,还请赵将军带义士与银燕去治疗伤势。待银燕与义士伤势恢复之后,再行探讨。”

  赵将军心中焦急银燕伤势,依言称是,一马当先便离开大殿,并示意吾非凡人赶紧跟上,莫要跟丢了。

  ——————————分割线————————————

  西剑流内,月牙岚神色恭敬缓缓从屏风外走入,他走至屏风前,立即屈膝跪地,出声问候:“参见军师。”

  “月牙岚,欢迎回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只见屏风后一位赤发红眉、容貌俊逸、气质卓绝、手持折扇的身影静立其后。

  “军师。”

  “此行的结果如何?”

  听到军师提问,月牙岚瞳孔一缩,心中不甘愈盛,但还是出言如实告知:“禀报军师,木桶里的躯体出乎意料,已经通过第一门的试炼转化为灵体了。”军师听到月牙岚所言,心中也有些许惊异,惊讶出声,随后调整心态,不露声色听月牙岚继续说下去。

  月牙岚耳边听见军师惊讶之声,知道现在有消息有多好,等会就会有多差,但他还是继续向人汇报:“照这个情况看来,这个躯体应该能通过全部的炼化,而变成幻体。”

  “好,你处理得真好。”军师以为这便是全部消息,欣然摆弄手中折扇,不禁出声夸赞月牙岚,并进一步下达命令,“接下来,躯体交由下一门的队长负责即可,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月牙岚听人夸赞,胸中更是如火焚身,不顾上下有别,径直出声打断军师发言,“但是,属下在路上遭受地部武者阻截,顺手将地部武者除去之时,被意外偷袭。吾非凡人不知从何处出现,与一名金刀武者相互配合妄图拖延时间。”

  军师被月牙岚打断命令,知其话语未尽,虽有不满,但还是蹙眉听了下去,“喔——吾非凡人?我记得昨日便有人调派十数名西剑流忍者去追杀他,看来那十数名忍者没给他造成任何麻烦。你继续说。”

  听到军师出声,月牙岚不敢再次打断,闭嘴等人发言,待到军师让他说下去时,才出声应是,继续说了下去:“金刀武者与吾非凡人都不过尔尔,便是两人合力也只是垂死挣扎,我正欲唤出灵属之器速杀二人。却被雪山银燕插入战局,就在我与雪山银燕相抗之时,吾非凡人施展他那诡异身法偷走封印躯体的木桶消失无踪。”

  军师愈听眉头愈是紧锁,听到最后,手掌不由发力攥紧手中折扇,几乎折成两截,断然出声质问:“你是在辩解吗?月牙岚。”

  月牙岚本意并非辩解,只是向军师阐述事情经过,听闻军师问话,此时支支吾吾,难以出言:“这……”

  “月牙岚,你自己讲,任务有完成吗?”军师压下烦躁,不再攥紧折扇,将手负于背后出声询问。

  “没有。”月牙岚想要反驳,但他深知错在自己,纵使有无数理由,但失败,便是失败,径直低头认错。

  “月牙岚,你连续犯了西剑流三大罪状,第一,没有完成任务。第二,没有以达成任务为先,私自行动。第三,与敌人相杀,动用灵属之器,不但没杀了对方,反而让对方逃脱。”军师历数月牙岚罪状,不禁闭目回想与自己关系极好的月牙泪,以月牙岚无法察觉的程度叹了口气,再次出声,“这三条罪状,若是只犯一条,本军师还可看在你大哥的份上,饶过你。但是你,连犯三大罪状,本军师也只能不卖你大哥面子了。”

  “禀军师,属下一人作事一人当,与属下的大哥一点关系也没有,属下自愿承担一切罪过以及处罚。”月牙岚听到军师提起大哥,心中自卑与愧疚再次提起,不愿牵连大哥,赶忙出声承担了所有罪责。

  “哦,真有担当怎样!”军师听其认罪,明白其身为月牙泪的弟弟尚算有责任心,但还是恨铁不成钢,忍不住出声训斥。

  月牙岚紧咬牙关,再次俯身抱拳请罪,“请军师降罪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待念情分了。”军师明白月牙岚态度坚决,且西剑流制度严谨,如此大事怎能轻饶,自然作出决定,“月牙岚,因你身为西剑流基层要员,却又连犯三大罪过,更是打乱祭司大人的布局,实在是罪加一等。今,本军师罚你受过,诫灵鞭!”

  诫灵鞭三字入耳,月牙岚虽心中有所准备,但依旧难以接受,身躯止不住地颤抖,一字一句地从口中重复了这三个字,“诫!灵!鞭!”

  “服从吗?”军师不紧不慢出声询问。

  “属下愿受诫灵鞭之罚。”月牙岚深知诫灵鞭之痛,因为他的大哥曾经在他面前,替他生生受下诫灵鞭之刑,恐惧的情绪在月牙岚内心滋生,跪伏在地的身体难以自控地剧烈颤抖着。

  “喔,真好。”军师得到答复,轻声赞了一句,即便这个答复并不重要。

  只见军师步伐一踏,身影就从屏风之后移出,来到跪伏在地的月牙岚身前。他左手虚握,溘钨斯化作诫灵鞭握在掌中。月牙岚看着这一幕,恐惧更甚,但还是留在原地,等待军师责罚。

  “月牙岚,受鞭吧。”军师手持诫灵鞭猛然挥出,一道金色能量聚合而成的鞭体径直甩向月牙岚,月牙岚本能欲躲,却还是跪伏原地硬吃一鞭。

  只见诫灵鞭打在月牙岚身上,炽热能量从鞭体上窜入月牙岚体内。瞬息间,月牙岚只感觉浑身疼痛不堪,如同火焚。再看时,能量化作烈焰,在他躯体之上熊熊燃烧,月牙岚不禁惨叫出声。

  军师攥紧诫灵鞭,看着这一幕沉默不语,直到月牙岚缓过来之后,才缓缓出声:“还有两鞭!你准备好了。”说完,不等月牙岚回应,便又是一鞭挥出,金色鞭体再次抽打在月牙岚身上。

  第二鞭!月牙岚生受两鞭,刚刚被功体压抑下去的诫灵鞭之力二度激发,一道道烈焰从他身上每一寸肌肤燃起,他仿佛置身炼狱一般,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地上来回打滚,狼狈不堪。

  看着痛苦万分的月牙岚,军师眼中闪过几丝不忍,他收起诫灵鞭,故作不悦地冷哼一声,“哼,月牙岚,你犯三大罪状,本该吃三鞭之刑。但看在你兄长月牙泪的面子上,这最后一鞭就记下了!至于你的失误,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会叫其他八门与你一同前往。去,将封印灵体的木桶找回来,否则,你将再受三鞭之刑!”

  军师说完,不再看向满地腾挪口中哀嚎着的月牙岚,收起手中诫灵鞭,走回屏风之内,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将月牙岚带下去,好好疗伤。待他伤势好转,就让真田隆三以及千鸟胜同他一起去寻回灵体!”

  “是。”数道忍者不知从何处跳出,将已经昏迷过去还在发出哀嚎的月牙岚拖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