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到金光 > 第四章 时光匆匆
  时光匆匆,两年后……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治愈一切伤痛。易仙在痛失亲人时第一次感受到刮骨刨心的恨意,他痛恨自己的弱小与不自觉的逃避。所以他不再逃避,他利用系统每年一次的随机抽奖,三年时间分别获得了“浴血锻体功”“幻魔身法”“玄武定”三门功法。

  “浴血锻体功”,本是一门妖兽修行的功法,将敌人精血外用,并运转功法记载的法门,吸纳精血内的精气,以此来达到锻体强身之功效,人身习练此功会影响心智,趋于兽性。

  “幻魔身法”,由邪王石之轩所创造的功法,习练后,使用身法时,身如幻影、飘忽不定,是一种变幻无常,高明到极点的身法。

  “玄武定”,武当传承多年的一门内功,又被称作“龟息功”、“龟息真定功”,习练者延年益寿,气息悠长,且有定神静心之效,体内内力自成循环,绵绵不绝。

  在这三年里,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不再抱有熟知剧情的幻想,彻底地融入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又是你这个杀手!从两年前开始,就不停地杀戮我东瀛西剑流之人,今日,你在劫难逃啦!哈哈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伴随着杀啦杀啦的喊声,十数道极速逼近的身影持刀奔袭而来。

  “滔滔海水难斗量,芸芸众生不自量。非仙非鬼非神魔,是你是他是凡人。叫我天下第一杀,吾非凡人!给我记住了!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一身仿佛由血色浸染而成的紧身劲装,面上遮掩面容的雕刻成半笑半哭的诡异面具,吟着杀意弥漫却又透着轻蔑的诗号,身影却像幻影一般难以捉摸、飘忽不定,手中握持着的匕首轻巧划过,没有功体运转的迹象,也没有熟悉的能量波动,有的,只是一道道绽放的血花。

  “啊!不……不可能!”伴随着最后一人惊恐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地被割下头颅的尸首,再看去,那道戴着诡异面具的血色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咳咳咳。”吾非凡人剧烈咳嗽着,似乎要将肺腑咳出一般。他踉跄着走进山洞,倚靠在山壁之上。这场持续了半个月的追杀,最终还是他获得了胜利。可惜刚才最后关头的爆发,让他将自己这近一年来修习的玄武定内力尽数引爆。没有内力,他再难以压制体内淤积的伤势,但倔强如他,怎么甘心就此倒下。

  吾非凡人强撑着一口气,手掌靠着墙壁借力,蹒跚地向山洞内走去。他径直躺倒在自己亲手安置在山洞内的床上,手指沿着床沿摸索着按钮,并用力按下,床铺瞬间带着他整个人翻转消失,再看时,床上依旧整洁如新,没有半点痕迹。

  “到这里就安全了。”吾非凡人从空中跌落,摔倒厚实的棉床上,松了一口气,就此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吾非凡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喉咙干渴像火燎一样发热,眼皮像灌铅的沙袋一般沉重,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他眯着眼谨慎地打量着环境,确定了自己依旧安全,便再次睡了过去。

  又是不短的一段时间,长时间的休息加上今非昔比的身躯自愈,吾非凡人清醒了过来,他从床上坐起,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他的神经,但这三年来,疼痛一直伴随着他,他早已习惯了这些痛苦。吾非凡人摘下了遮掩面容的诡异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貌,面具下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年轻得过分,甚至可以说还是个孩子,眼角还带着五年前的轮廓,没错,他是易仙。

  易仙看着手中的面具,手指摩挲着光滑的面具表面,咧嘴自嘲地笑了笑,“又活下来了,我来到金光已经五年了啊,咳咳咳。”话未说完,他便开始咳嗽,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取出药物服下压制伤势。虽然其他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他依旧牢牢记住金光布袋戏的所有内容,每天夜里都会翻来覆去的回想,因为他知道,这是他除了不靠谱的系统以外,唯一用来安身立命的本钱了。而根据记忆里的剧情走向,第一集对决之后的剧情即将正式开始了。

  “这几年下来也算有所收获,先不说系统抽奖那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还有那几样功法,如果是穿越前的我一定很开心吧,可惜了。”易仙喃喃着摇了摇头,“不想了,五年了,看来剧情快要开始了。西剑流抓走史艳文的二子小空,在这数年里费尽心思布下八门大阵,目的就是为了将小空炼化,然后让炎魔幻十郎借体重生。而这几年来因为我针对他们的杀戮,延缓了他们布下八门的进度,现在八门大阵才刚刚布下,小空就算早早被运送到据点也没机会进行炼化。我如果想破坏他们的计划,关键就在小空,不管是救是杀,都能够破坏祭司的计划,想来西剑流的祭司大人也很难找到第二个像小空有着巨骨症的人吧。这么看来,还是要想法联合天地双部那群人才是,更别说天部首领俏如来还有雪山银燕身为小空的大哥和小弟,一直都很想救回小空,就从他们两人入手,咳咳咳。”

  “系统,打开人物模板。”

  姓名:易仙

  功法:玄武定、幻魔身法、浴血锻体功、冰心诀

  物品:天香续命露X1、天香豆蔻X2、大还丹X1、金疮药X50、小还丹X49、止血草X50、净衣符X50、灵心符X50、鬼面、墨玉匕首、天蚕宝衣、神行靴、若干杂物。

  状态:重伤

  评价:初入江湖

  “啧,天香续命露、大还丹、天香豆蔻,都是活死人肉白骨的东西,真舍不得吃,但是再不吃就不行了。天香豆蔻吃一颗就会昏睡过去,除非再吃一颗才会醒来,只能留着。天香续命露和大还丹选哪一个好点,我一身内力被我尽数引爆,刚好需要大还丹的效果,还是吃大还丹吧。”易仙咬了咬牙,从系统里取出大还丹,大还丹,壮元阳,强筋骨,暖丹田,益精神。易仙一口咽下吞入腹中,大还丹刚一入腹,澎湃的生机就从体内小腹席卷全身,一股暖流径直窜入丹田之中,修习的玄武定自发的开始运转试图将药力炼化。生机所过之处,伤势立即减轻甚至消弭为无,可惜丹药终究只是丹药,治得好表面的外伤,却治不了沉淀体内的沉重暗伤。但对易仙来说,药效已是极好,在生机滋养与内力增进的双重刺激之下,他舒适得发出了呻吟声。

  良久,药效消退,玄武定也在炼化药力时增长了足足四年内力,只因药力大多数都被用于修复身体,只有小部分被炼化为内力,虽然内力不多,却也比原来一年不到的内力要翻上数番。易仙睁开双眼,眼中疲惫尽去,神采奕奕,一个挺身,身子自然从床上挺起,站立原地,随意打个拳架,舒展身体,只觉得身子分外轻盈。“这大还丹不愧是少林秘传,果然了不起,伤势尽消,还涨了四年内力。光顾着疗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赶紧出去看看,不知道月牙岚开始炼化小空没有。”

  易仙弯腰从床上拿起半哭半笑的面具“鬼面”重新戴上,紧握手中墨玉匕首,不再多做停留,从之前预留的出口走了出去。

  洞外,虽非万里无云,却也明月高照,易仙仰头向天看去,一轮硕大月盘洒下月辉,今日正是月圆之时!“不妙,今晚是月圆之夜,看来月牙岚已经开始炼化小空了,得赶紧过去。”易仙一惊,瞳孔收缩,全力发动幻魔身法,身影似缥缈鬼影闪现路上,向八门之一的杜门月牙岚所在的邪阴结界赶去。

  话分两头,杜门前,月牙岚扫了眼封印着小空的木桶,其上有两道符箓死死将小空镇压其中。他面上毫无表情,回想起军师命令,当即开始了炼化,口中快速念咒,“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手上掐诀,双掌向空中印去,化作法阵,引动大地灵气,尽数灌入木桶之内。见法阵成型,自发开始运转,月牙岚停下动作,在一旁护持木桶等候炼化完成。

  月牙岚虽然知道木桶内的人体质不凡,却也为之惊诧,“嗯?竟然有这么大量的溘钨斯,好恐怖的体质。吸收完大地灵气之后,就进入第二阶段的灵体了。”

  但是,月牙岚却不知道,在他身后远处有一位隶属地部的中原侠士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唯恐被他发现,直到月牙岚结完法印引动阵法,守护在木桶旁后,中原侠士才悄然遁去。

  地部据点内大殿,云十方内心焦急地等候着消息,他深知那位侠士此行危险,一旦被发现,以西剑流残暴手段,他的性命必然不保。不多时,中原侠士径直从外走入,口中恭敬汇报:“报告总门。”

  云十方听到汇报声,松了口气,赶忙端正身子向人询问,“打探的如何?”

  “现在西剑流的忍者在邪阴结界,好像是在作法的感觉。”

  “作法?”

  云十方听得消息,口中咀嚼二字,蹙眉陷入沉思,深感难办。应是西剑流化纳附灵者的过程之一,不知西剑流打算化纳多少的附灵者来对付中原。

  下方侠士见他眉头紧锁却又沉默不语,赶忙出声询问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云十方方才回过神来,心中却是早有定计,当即指派站立一侧旁听的赵将军,命他携数十名地部武者共往邪阴结界,伺机救出被西剑流抓走的中原人。

  赵将军听得命令,上前拍打胸脯应下:“好,此事交给我吧。”

  云十方深知赵将军脾性,知他心有傲气,虽对人放心,但还是特意提点一句:“那就有劳赵将军了,还请赵将军务必小心东瀛忍者的怪异术法。”

  赵将军知其好意,没有丝毫不满,一口向人作出保证:“经过先生这段时日的指点以及解说,我们众人对东瀛忍者的术法已经了解不少了,相信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就先出发了。”

  云十方心有担忧却还是按下不表,只是多加交代,“务必小心。”

  “是。”赵将军回声应是,遂带领侠士离开大殿,准备出行。

  殿内只剩云十方独自一人,牵挂众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