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入定香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路上的孩童
  两辆马车上的人,因为冲力身子皆都抛离原先的位置,而女子家身体本就轻盈,坐在马车里的刘兰芝直接被甩到车身上。

  连带着脖子处的伤,也因为撞击疼痛无比。

  刘大险些甩下马车,可顾不得自己,听到马车里呻吟连忙转身去查看。

  “阿芝,可是撞到哪处了?要紧不?”

  刘兰芝轻摆手,忍住脖子处的疼。

  询问道:“怎么了?”

  刘大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看那车夫紧张的表情心上一紧。

  后面马车也停了下来,福贵也探头进马车看了一眼,好在焦仲卿反应快,扶住车身,倒也没多狼狈。

  可马车上的小桌子,上面放的茶水此刻洒了一片,茶杯也滚落在一侧。

  焦仲卿身上湿了一片,福贵拿出手帕递给焦仲卿。

  他擦了几下,可白色的锦袍上褐的水样异常明显,哪是能用手帕就能擦干净的。

  只吩咐道:“盏灯去前面看看吧。”

  福贵嗳了一声,利索的转身下车掌灯。

  前面那车夫举着一火把,吞咽一口口水,跳下马车一小步一小步的移过去。

  刘大和刘兰芝几人都下了马车,为了给那车夫壮胆,跟在他身后去查看。

  “前面怎么…”

  福贵刚开口,被那车夫扭身警告一眼,紧张兮兮的模样让人也不自觉的跟着紧张起来。

  刘兰芝屏住呼吸,虽是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可这个时候在这荒郊野外,难免不有些心慌。

  身前父亲挡在自己面前。

  她扭头看了一眼身后,深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闯过来。

  可背后,是自己最熟悉的胸膛。

  焦仲卿站在她身后,也挡了阵阵的夜风。

  刘兰芝心中一酸,快速扭回了头。

  那马夫举着火把用光线在路上扫了一遍,几番揉自己的眼睛,似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

  “怎么了?可是…遇到了什么?”刘大提着心,开口问道。

  他以往赶路,最不喜的就是赶夜路。

  一是看不到路,二就是同这车夫说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事。

  绕是他平日里不信这些,有时候一些事却又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那车夫苦着脸,一脸疑惑。

  “我方才,看到路上有个…”

  “哇…”

  车夫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阵孩子哭声传过来。

  吓得他差点没将手中的火把丢了出去,腿一软连着跑都忘了跑。

  几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吓了一跳,福贵缩了一下身子,悄悄靠近了一点焦仲卿。

  那车夫僵着身子,依稀听得哭声是在自己身后。

  可他却连忘后面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哭丧着脸问道:“是不是…有哭声?”

  刘大点点头,他依稀见得一团东西,看不清楚全面。

  那马车都快哭出来,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夜间行路本就忌讳多,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都说小鬼难缠,他今日却是给遇上了。

  他只听得哭声似乎近了几分,僵硬的手脚此刻同手同脚的走动。

  问几人:“这可还有别的路?”

  刘大摇摇头,这条路,还真的是唯一一条…

  就在那车夫慢慢移动过来时,他身后那哭声,也越来越近…

  而后,一头发散开的孩童样孩子,爬了过来。

  随即,那车夫步伐停了下来。

  因为,那孩子抱住了他的腿。

  这下,那车夫彻底忍不住,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哭天求地自己一声无愧不曾做什么坏事。

  刘大此时也不能看着不管,且就这般看那看不清面孔的孩子,属实有些吓人。

  况且这时候,这荒郊野外的,怎会有孩子在此?

  他正欲抬脚去看,发觉身边走过焦仲卿。

  福贵看自家公子竟然上前,缩着身子硬着头皮也跟了上去。

  手中灯笼放在前,照亮前面的路。

  刘兰芝张口欲言,又硬生生忍了下去。

  刘大护着刘兰芝,也跟上去去看。

  说来也怪,那孩子的哭声,因为焦仲卿走来,戛然而止。

  而且就松开了抱住那车夫的腿,一屁股坐在地上,上半身用力却都站不起来。

  竟直接躺了下去,身子一扭又爬了起来,爬到焦仲卿的面前,改为抱着他的腿。

  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喊道:“蝶蝶,蝶蝶。”

  刘大和刘兰芝皆是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车夫没了束缚,立马连蹦带跳的一溜烟跑开,根本没顾着看。

  招呼几人快些离开,免的被小鬼缠身。

  可扭头发觉没一人跟上,而那孩子抱着焦仲卿的小腿。

  焦仲卿竟是伸手将他遮住面孔的头发撩开。

  立马,一个白嫩圆润沾一些灰尘脸庞的娃娃就现在几人眼前。

  福贵长大了口,惊道:“这这这,这是活的啊?”

  福贵大着胆子,伸手摸了一把那娃娃。

  感受到身上的温度,这才确认了自己的话。

  “真的是活的,还是热乎的呢!”

  一听这话,刘大的眉头反倒皱的更厉害。

  这荒郊野外没一丝烟火的,这看似一两岁的孩子,被丢在此,家人也不担心被狼叼走了去。

  可见,就是弃婴了。

  想到此,刘大再看那孩童就带有几分怜悯,也上前去。

  那孩童也就一两岁的样子,连站都站不稳。

  抱着焦仲卿的腿不愿松半分,许是认错了人,一直喊着蝶蝶。

  这称呼让福贵也起了逗弄他的意思,从怀中掏出一包好的点心,在他眼前晃了晃。

  立马引的那孩童小手乱挥,急的咿咿呀呀却不知如何表达。

  福贵心生一计,拿着那点心走远几步,逗着那孩童离开焦仲卿。

  那孩童还真被逗起来,扶着焦仲卿腿站了起来,前后仰了几下,而后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

  突然站定,扭头去看焦仲卿。

  随即像是反应过来,又慢慢的扭了身,重新抱住焦仲卿的腿。

  将头埋了进去,偷偷看几眼福贵。

  几人顿时被他的反应逗笑,只觉得异常可爱。

  而那被吓走的车夫,此时又折回身。

  表情僵硬:“原是真的小孩啊…我还当…”

  几人虽是被这孩子逗的笑起来,可也不能一直留在此处,而孩子的去留,就成了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