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行天下镇山河 > 第八章 风不止
  几人有些诧异,又有些玩味,领头一人掸了掸身上的沙粒,往两人走去。身后几人看了看,把周围几张桌子都拼了起来。

  “老头,看着干嘛,还不上菜!”那个绰号‘罗跑跑’的响马,见掌柜老头还站着,不禁呵斥道。

  “几位客官还没点菜呢!”掌柜老头也不吭不卑,对这几个明显恶人模样的人也没什么害怕的表情。

  “有什么上什么,还要我教你?”‘罗跑跑’瞪了他一眼。

  老头点了点头,往屋内走去,临走前看了看那几个响马打扮的人马,摇了摇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不知是怜悯,还是嘲讽的表情。

  今夜月黑风高杀人夜。

  “哟,大半夜的小娘子也喝酒?要不本大爷陪你喝一杯。”领头模样的人瞟了一眼云峰,发现此人双眼平和,面容稚嫩,身材瘦弱,心中暗道定是个庸手,也就不放在心上,略过云峰朝那个身着大红袍的女子看去。

  可他刚要在他们桌落座,整个身形却是一顿,原来他光顾着看女人去了,他腋下却被一柄剑抵住了。

  他讪讪的收回了手,咧了咧嘴:“小兄弟剑挺快。”

  云峰不想理他,奈何这人却没有眼力见:“滚远点!”

  云峰把剑鞘一送,这人便捂着腋下倒退了出去。

  屋子里响起了一阵抽刀声与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云峰没有理他们,因为他知道他们暂时不会上来,他听有人说过“咬人的狗不叫”而这些人明显在等待那个被逼回去的人的反应。

  “女的留下,男的杀了。”十八路响马在整个北地那是天不怕地不怕,当然也不会对这两个年轻男女有所顾忌。

  几人刚冲上前去,却见云峰往后方一退,这一退把白千秋留在了前面。

  “孬种,把女人留在前面。”一群响马见云峰往白千秋身后藏去,不禁大笑起来。

  云峰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这些响马对白千秋可构不成威胁,现在离得近,或许能看清白千秋的剑法,看看能否临摹几招剑招。

  哪料想白千秋邪魅一笑瞥了一眼云峰道:“你倒是贪图安逸,这么晚了还让我出手。”

  说罢连剑都懒得出,红云飘动,“唰唰唰”,油灯微闪,白千秋便回到了凳子上,云峰定睛看去,只见白千秋手上提着几个脑袋,而那本就在叫嚣的响马已成了一具具无头尸身,此刻才往地上倒去。

  “你去告诉慕容长青,其他的我不管,但在这里别惹我。”说罢衣袖轻挥,本关住的大门大开,手中的人头便迎风飞出去老远。

  云峰四处看了看,见不远处桌下颤颤巍巍的露出一个头,小心应答道:“小的,收到,这就给听风堡汇报。”

  云峰不禁莞尔,这不是那个绰号‘罗跑跑’的那个响马么,此人倒是惜命。

  “听他话语,这些响马与听风堡有联系?”云峰望着跑远的‘罗跑跑’突然想起他逃跑之前回答白千秋的话,不禁脱口询问道。

  “知道太多不好,没心情喝酒了,早些睡吧。”白千秋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往楼梯口走去,见老掌柜的从里屋出来,慵懒道:“老周,叫小乙别练剑了,把场地打扫下,吓到客人可不好。”

  “知道了,小姐。”老掌柜的等了一会,见白千秋上楼,朝后院喊道:“小乙,小乙!小姐叫你打扫卫生了。”

  “哎,来了,来了,别喊了。”从后院跑进来一个皮肤黝黑,满头大汗的宽额少年,刚进屋一看,却见地上躺着不少无头尸体,鲜血流了一地。

  云峰原以为白千秋有点残忍,让这年岁看起来还没自己大的少年处理这种血腥场面,哪料少年只是皱了皱眉头,抱怨道:“怎么还有不长眼的来惹我家小姐,真的不知死活。”

  只见他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把手中长剑掷于边上的木墩上,空出手来,一手提一具尸体,便出了门卫,

  云峰有些吃惊,一个是对于这少年胆识的吃惊,云峰虽见过不少尸体,可这种无头尸体却是没有见过,连他都有些暗自皱眉,可这少年竟然习以为常。

  另一个则是吃惊于少年的臂力,这些响马少说都有百来斤,可少年一手提一个,脸上轻松写意,这份气力怕是比云峰都大上不少。

  没一会儿,少年便空手回来,也不知道他把尸体扔到哪了。见云峰还站着,咧了咧嘴:“客官,莫怕。您呐,就当做是宰鸡宰羊好了,我一会就处理干净了。”

  云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原以为自己对于生命够冷漠,想不到在北地连这些比自己小一些的少年都是如此。原来不是只有自己如此,整个北地都是如此,他说不上来,是人改变了北地,还是北地改变了人。

  他觉得这种复杂的问题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提升实力,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问题,他期待这风沙能早日过去,好练习蚀月诀。

  北地风沙起了,便要刮上好几日。商队不得不在西风客栈多停留几日。

  而这几日来客栈的讨活的剑客也越来越多。这些剑客,也不说话,只坐着喝些闷酒,有几个身上明显带着伤。

  “怎么整个北地有些压抑,好像有大事发生。”云峰看着大堂的一众剑客,皱了皱,他感觉到整个北地有些不同寻常。

  “少年郎,管那些作甚,还是看看这风沙怎么还不停,再这样下去,就赶不上交货日期了。”张老瞥了一眼那些沉默的剑客,起身往门缝看去。

  “哎哟!”张老刚附脸上去,却见大门被一人撞了开来,正好磕在脑门上。

  “爷爷,你没事吧,我看看。”跟云峰坐一桌的巡音连忙起身查看,见爷爷脑门被磕红了一块,对着刚进门的人忍不住呵斥道:“你怎么开门的,也不知道敲门么?”

  “谁知道屋内藏一人你怎么不说这老头子瞎看什么,撞了活该,呸!”来人卸下斗笠环视了一眼屋内,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转身丢在了老头身上:“拿去看病,别在纠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