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行天下镇山河 > 第三章 蚀月诀
  老头留下一个暂时不需要的条件走了,云峰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不晓得南方有多南,光靠一枚没有任何花纹、文字的环形玉佩,如何能找得到故里。

  正惆怅间,云峰见月色正好,索性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把胸前的玉佩放在眼前不住摩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嗯?这是什么?”正思虑间,只见月光洒在玉佩上,印出密密麻麻的光点,凑近一看居然是一个个细小的文字:“《蚀月诀》?”

  云峰细细研读着上面的文字,发现这是一篇内功心法,由上代高人拓印在玉佩之中。

  全篇分为上中下三篇,上篇由月光照射可见篇文,中篇由上篇蚀月内力催动可见,以此类推。

  云峰心中暗喜,想不到这块玉佩之中竟然隐藏着如此神奇功法,他在北地闯荡多年,从无见过有人用过如此神奇功法,都是在招式上见高低。

  当下见月色正浓,立马随着玉中小字,盘膝修炼起来。

  荒野、孤坟、修罗场;、清风、明月、少年郎。

  夜凉如水,随着一阵呼吸吐纳,云峰只觉得一阵清凉从外而内直入下腹,让人忍不住精神一震。

  正沉浸间,忽然远方响起了狼叫声,让云峰清醒了过来。

  “此处血腥味太浓,怕是会引来不少野兽,得换个安全的地方。”云峰连忙站直身子,辨别方向。

  他依稀记得西边是白云山庄,那是像老头这种身手剑客去的地方,而自己这种只能在附近找个小镇,看看能否找个活干。

  清风镇,云峰没听说过这个镇,当然整个北地像这种几十户人凑一起的小镇太多了,云峰稍一打听便摸清了这里剑客能接的活。

  活不多,镇中货商需要保一趟货去南境,要十人,每人两贯钱。

  对于卖命的剑客来说钱不多,但总比没有好。

  “小娃娃,毛都没长齐也来卖命?哈哈哈。”云峰接了这一活,惹得其余几个剑客嗤笑不已。

  “咱们已经呆了四天了,这儿的剑客就这么些,再不凑齐十人我的货就赶不上时间了,歇够了就启程吧。”货商张老也是没法,云峰年纪小些就小些,也能凑凑人数。

  “嘿嘿,张老说了算,我们兄弟没意见。”说话之人一脸络腮胡子,等他说完众人也就不在说笑,想必是这些剑客的领头人了。

  北地行商需要大雇人力,自然运送货物频率也不会太高,他们会把几个月的货物攒在一起行商,赚了自然大赚,如果运气不好,被响马截了去,这货商不死也是家破人亡了,所以规划路线格外重要,尽量避开响马活动路线与时间段。

  商队刚启程没多久,背后却扬起了沙尘。

  一众剑客急忙抽武器凝神戒备,云峰回头看去,只见沙尘不大,一人一马。

  没一会儿,马匹便停在商队前面,众人立马围了上去。

  “哎哎哎,别别别,这人我认识。”张老连忙制止众人,把马稳住,好让上面的人下来:“你怎么来了,你阿爹呢?”

  “阿爹打铁呢,我趁他不注意跑了出来,到最后都没追上我哩,咯咯咯。”说完此人竟然娇笑起来。

  云峰闻言皱起了眉头,这人行头分明小伙打扮,怎么行事跟个女人一样。

  “你快回去,爷爷去趟南境就回,跟着我们这群燥老爷们算怎么回事。”张老闻言摇了摇头,打算把他哄回去。

  “我也是男的,怎么就不能跟你们一起?你看!”说着转了一个身,把一身男衣装扮在爷爷面前晃了晃。

  “这,这……你还小,等你长大些带你去。”张老无奈,这孩子已经做足了准备,只能在年龄上下功课了。

  “我不小了,我就要去。”说着眼珠子乱转,在众人当中乱瞄,忽然他看到不远处的云峰,眼睛一亮,用手指了指云峰:“他也不大,为啥他可以去?”

  “这……,唉!”张老无奈的叹了口,见云峰还站着,不禁气不打一处来:“还站着干啥,回去,启程了。”

  队伍多了一人正好二十人,十个剑客,八个运货伙计,一个张老,一个新来的一人。

  大概是因为两人年龄相仿,那个新来的人却是一直粘着云峰。

  “我叫巡音,你叫什么?”

  “云峰。”

  “你几岁了啊?”

  “……”

  “你武功怎样?”

  “……”

  云峰有些无奈,这人比那个陪了他五天的剑客还要烦人,那个剑客至少还会讲些他听不懂的道理,可这人叽叽喳喳,让他回忆《蚀月诀》的功夫都没有。

  云峰饱受折磨,只能闭口不谈,以防他继续纠缠,见云峰如此无趣,巡音便上了马背独自溜达去了。

  众人行了半日,来到一巨大沙丘边,张老见天色已晚,约摸再行一盏茶功夫,就得摸黑前行,想了想还是觉得安全重要,吩咐众人,停了下来,今夜便在路边歇息。

  “张老,这沿途一个客栈都没有,兄弟们今晚喝点酒没意见吧?”那领头的络腮胡子,已然按耐不住,把随身的酒壶抓捏在手中了。

  “喝了酒谁来守夜?”张老皱了皱眉,虽然这是条偏僻小路,但谁知道响马会从哪来。

  “还不是有那个小子么?”络腮胡子指了指不远处的云峰:“小子,今天你值夜。”

  络腮胡子也不等云峰答应,招呼手下喝起了酒。

  云峰知道自己被排斥出了那个小团体,弱者向来被人看不起,他习惯了。

  远处的骑马声由远及近,这个张老的后辈,仿佛有无穷的精力一般,把车队的前后左右侦查了个遍。

  “爷爷,哪有响马,我可是把车队周围都侦查了个遍。”巡音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从车队的箱子边摸了一个水袋出来,仰头喝了起来。

  云峰看他嘴唇都有些干裂,看样子应该很渴了,可是他喝水依然一口一口有条不紊的喝着。

  “真秀气!”云峰嘟囔道,往边上的土坡爬去。

  “你爬那么高干嘛?”巡音放下水袋,正瞥见云峰往土坡爬去。

  “守夜。”

  “守夜要怕那么高吗?”巡音已经跟了过来。

  “看得远。”

  “夜晚能看得见吗?”

  “……”

  云峰并不是因为想看得远,他只想跟月亮近一点,可身后的人,却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他只能沉默以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