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 第663章 大鹏一日同风起,让你扶摇上不去
  吕云澄每离开一方世界,都会把自己的好朋友送去别的世界历练。
  而在《大唐双龙传》学会破碎虚空之法后,每一位好友都掌握此法。
  除了偶然间遭遇意外的李寻欢和零零发,其余的全部都经历众多历练,大多数甚至已经以武成道。
  这倒不是什么胡乱开挂,而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结果。
  在天地元气不是很浓郁的世界,能够成就高深修为,可见心性、毅力、天资、悟性、智慧都是上上佳。
  这种人物,到了更加广阔的世界,到了更加精彩的舞台,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基本上都会有极大成就。
  就比如此时到来的范雎和白起。
  不论是鬼谷子和东皇太一的尊号,还是范雎和白起的本名,在任何一方世界,都是绝世顶峰的超卓人物。
  若论文治,范雎能甩白素贞一百个小青;若论兵法,白起能甩商秀珣三百个李靖外加五百四大天王。
  有这两位好朋友相助,不管是出谋划策、布局谋算,还是结阵冲锋、一击必杀,都能大大提高效率。
  最关键的是,看他们两人的状态,显然已经消除了隔阂,两人联手,必然是周天寰宇无不为之震动!
  轻轻一弹指,防护阵法打开,吕云澄带着晓梦千泷飞身而出,把范雎和白起迎入到了昆仑仙府之中。
  “二位老友,多年未见啊。”
  “确实很多年没见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风流,我还以为你身边有东君便已经足够了呢。”
  白起看着吕云澄身边莺莺燕燕,有些无语的撇了撇嘴,心说堂堂阴阳家的东君,怎么这都争不过?
  他却不知,绯烟不仅是恋爱脑,而且对于别的妻妾均有几分傲慢。
  除了吕云澄专门点出,且诞下了长子的无双,绯烟属于谁都不怕的,毕竟绯烟诞下了吕云澄的长女和次女。
  “我这人比较庸俗,别人家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属于弱水三千定要喝個痛快,专情唯一是做不到的。”
  范雎打趣道:“若不是这家伙风流成性,东君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寒暄数句,三人谈起这些年经历。
  秦时一别,吕云澄经历众多,范雎和白起的经历也绝不算少。
  两人先是各自分开,然后又因为纠缠不清的因果而重聚。
  先后经历了《龙虎门》、《天子传奇》、《神兵玄奇》、《三剑奇缘》、《古剑奇谭》等十数个不同的世界。
  随着一次次惊心动魄的冒险,两人找回了曾经的默契配合,一个运筹帷幄之中,一个决胜千里之外。
  斩火云邪神,败原始天魔,斗玄天邪帝,隐身令天下,现身戮万军。
  范雎舍弃了自身剑术绝学,专一修行观星占卜奇门遁甲,并把剑术部分的灵韵全部都送给了白起。
  白起舍弃了阴阳家诸多传承,专一修行天怒剑法杀伐惊天,并把阴阳家的传承尽数交给了范雎。
  范雎鬼谷八荒算天算地,白起天怒剑法无不可杀,如今两人一个以奇门遁甲成道,一个以杀戮之术成道。
  白起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任何人看到他,都绝不会认为他是那个亘古无双、震惊苍穹的绝代杀神。
  范雎一如既往的玄之又玄,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联想到布局千里、谋算天地、三步一计的绝代智者。
  “我这些年的收获,别的东西你们或许用不到,这两样或许有用。”
  吕云澄挥手取出两样东西。
  一个是仿照九天玄女的法宝“奇门遁甲”,再加上诸葛卧龙的风后奇门,炼制的专用于布阵推衍的灵宝。
  一个是阴月皇朝的剑术总结。
  这两样东西能够增幅两人战力,两人也不客套,直接都收了起来。
  “老吕,你这是要对抗天庭?”
  “我只是想在静止不动的湖水中,扔下去一块石头,就比如当初的我,只有变,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你还是那么喜欢冒险。”
  “冒险?难道你们两个不喜欢么?
  我在此方世界的道场位于方丈岛,还有东华帝君的神位,左右也是无事可做,不如你们先来帮帮我。”
  “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思。”
  “说的和你们有好心思似的。”
  白起范雎并未拒绝这个建议,一是刚刚到达此方世界,两眼一抹黑;二是他们的修为比起吕云澄差了一些。
  连吕云澄都不是最强的,他们又如何能够搅闹风云?
  与其闭关潜修,不如强强联合。
  商议完毕后,吕云澄把两人送去方丈岛,又让晓梦去接收道门三宗。
  同时又让绯烟和千泷静等,只要嬴政重新竖起阴阳家的招牌,两人便可以去继承阴阳家掌教之位。
  如此一来,不知不觉间,便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个凡间。
  朋友多,道侣多,子女多,到了必要的时候,帮手也会非常的多。
  有范雎和白起帮忙,那些凡俗琐事快速处理的井井有条,吕云澄重新恢复了潜修状态,日子安逸了许多。
  但在这个风起云涌的乱世,想要一直保持安定,却不是那么容易。
  仅仅安定了不足三年,便有麻烦找上门来,还是不小的麻烦。
  ……
  轰隆轰隆!
  海浪一重接一重的卷向方丈岛,遮天蔽日的巨浪似乎能够轰碎一切。
  方圆数百里内风起云涌,毁天灭地的飓风不知从何处起,又不知会消散于何处,影响范围甚至超越千里。
  周围仙岛的修士两股颤颤。
  自从吕云澄大战天兵天将,十万天兵、周天星辰没能攻破方丈岛,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敢如此放肆了。
  谁敢进攻方丈岛?
  难不成是李天王心中不顺,带领二十八宿、九曜星官、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想要趁吕云澄不在,毁去吕云澄的洞府?
  这也不可能啊!
  且不说这么做有多么愚蠢,也不说这样做犯了多少天条,三界内外谁人不知,哪吒三太子是吕云澄的义子。
  李靖要调兵,如何能够瞒过哪吒?
  哪吒知道的事,吕云澄岂能不知?
  更何况这飓风海浪,也不像是天兵天将喜欢使用的手段。
  这样做波及范围太大,容易造成极大地业力,于自身修行不利。
  细细看去,造成这般强大猛烈攻势的,并非是什么群攻阵法,而是两只大妖在催动自己的天赋神通。
  一条蛟龙,通体洁白,狰狞丑恶。
  体长超过百丈,在半空肆意席卷,雷霆闪电狂风暴雨自然相随,每卷动一次身子,海浪的威势就强大一分。
  此妖名唤“蛟魔王”,是一条异种蛟龙得道,拥有呼风唤雨、翻江倒海、腾云驾雾、大小如意等天赋神通。
  一只大鹏,金翅尖嘴,双翼垂天。
  双翼展开同样是百丈大小,每一次挥舞双翼都会掀起飓风,身体好似融合在了狂风之中,速度快如惊雷。
  此妖名唤“鹏魔王”,是一只异种鹏鸟得道,拥有飞砂走石、借风布雾、降龙伏虎、御风追云等天赋神通。
  原剧情中,这两只大妖是孙悟空的结(酒)义(肉)兄(朋)弟(友)。
  在孙悟空自号齐天大圣之时,附和了“覆海大圣”和“混天大圣”的名号,却只是神龙一现,从未有过出手。
  有人觉得大鹏金翅鸟就是鹏魔王,这绝对是胡说八道,大鹏金翅鸟是如来的舅舅,怎么可能和孙悟空结拜?
  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
  说它们厉害吧,没有真实战绩。
  说不厉害吧,自古龙不与蛇居。
  孙悟空何等傲气,若是没有一技之长,怎么可能与他们结拜?
  花果山上七十二路妖王,就是被孙悟空“收服”的下属,而蛟魔王鹏魔王之类的,却是结义为“七大圣”。
  别管是按照什么排的,能够让孙悟空结拜,并且甘心当老七,就说明有足够强大的神通,这点毋庸置疑。
  两只大妖肆意的施展天赋神通,狂风巨浪片刻不停的轰向方丈岛。
  方丈岛外亮起一个个护罩,三环套月剑阵随之而激发,千万道剑气飚射而出,方圆百里顿成剑气海洋。
  范雎一手持羽毛扇,一手拿着一个镌刻着无数符文的龟壳,手指在龟壳上随心点拨,阵法亦随之而动。
  相比吕云澄,范雎显然更加擅长催动阵法,甚至能够把奇门遁甲融合到剑阵之中,形成乾天剑气、坤地剑气、离火剑气、震雷剑气、巽风剑气……
  五行八卦循环往复,五行相生生生不息,五行相克粉碎万物,八卦吉凶稳如泰山,八卦凶吉地动山摇。
  剑气或如山、或如石、或如水、或如火、或如雷、或如电、或急、或缓、或稳重、或灵活、或精微、或刚劲。
  五行的生克,八卦的吉凶,剑气的多变,随着阵法而融为一体。
  天地四方尽在五行八卦,无论是滔滔海浪,还是滚滚飓风,均随着阵法的变动而悄然消散于无形之中。
  每一次变化均是顺势而为,每一次变化都能让自己处于吉位,但却又不显得刻意,也不去追求最吉之位。
  浑如一体、浑然天成,阵法变化圆融无瑕,好似把整片天地包含其中。
  “方丈岛与尔等从无冤仇,尔等为何前来进攻?说出理由还则罢了,否则便要去天牢中忏悔罪孽了!”
  吕云澄给了范雎一份高手名单,上面记录了本世界高手的形貌特征。
  范雎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蛟魔王和鹏魔王,暗骂吕云澄不靠谱,蛟魔王明明是白蛟,怎的说是黑蛟?
  容貌记录的有误差,但神通记录的无甚缺漏,倒也无伤大雅。
  范雎暗暗猜测蛟魔王和鹏魔王的目的,却不知两只大妖心中也在骂娘。
  他们前些时日受人蛊惑,听闻东华帝君道侣中,有一位擅长炼丹,一位擅长酿酒,洞府内还有不少灵植仙果。
  最关键的是,东华帝君平日里甚少在方丈岛,岛上只有防护阵法,以及一些不成气候的豺狼猛兽。
  若是能够快速打破洞府,不仅能够获得巨量的宝物,倘若能把那两位道侣掳走,便有源源不断的金丹仙酿。
  蛟魔王和鹏魔王都是异种得道,从族群中获取的修行资源并不多,有今日之修为,完全是因为敢打敢杀。
  虽说此事会恶了吕云澄,但只要速度足够迅捷,抢一把就跑,以鹏魔王的速度和蛟魔王的御水之能,只要躲得远远地,不怕被吕云澄寻到。
  过得三五百年,凭借金丹仙酿成就更强神通,还怕他东华帝君不成?
  他们可是听说了,东华帝君和天庭的关系极差,请不来天兵天将,布不出天罗地网,仅有三五个好友而已。
  纵然没能迅速打破洞府,也可以凭借速度远遁,危险性并不算高。
  正是因为进退皆可,蛟魔王和鹏魔王才会出手,否则以他们的精明,绝不可能被人三言两语忽悠。
  能以异种得道,天赋心性毅力可想而知,利令智昏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听到范雎的问话,两妖不仅没有半句回话,反而加催神通术法,并且各自拿出了随身的法宝兵刃。
  蛟魔王用一杆金龙望月方天戟,鹏魔王用一杆五指开锋浑铁枪。
  方天画戟轻轻一划,伴随着恢弘的龙吟,万千冷月寒芒飞冲而下。
  鹏魔王则完全发挥速度优势,瞬间到达数十里外,然后飞冲过去,在速度最快的时刻到达阵法护罩。
  速度就是力量,更何况鹏魔王身躯庞大,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
  极致的速度,重如泰山的重量,汇合为强大无比的动量,仅仅只是一个加速冲击,便让阵法护罩欲坠。
  范雎并不心急,只是催动阵法八卦方位,以水卸力,以土加固,以金雷火风反击,以八卦方位迷惑。
  两妖一连进攻数次,阵法依然岿然不动,震惊之时,一道剑气从百里之外升起,转瞬之间已到近前。
  人在千里,剑在眼前。
  飞剑堂皇大气,霸道绝伦,却又迅猛无比,疾风电闪,看似横冲直撞似莽牛,实则变化精微如灵蛇。
  没有任何神妙变化,没有万千剑气相随,没有金花紫气相伴,仅仅只是一道剑气,便让两妖心中大骇。
  半空中好似有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盯着他们,无论上天入海、飞天遁地,均没有半分逃避的机会。
  正所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鹏魔王是异种大鹏,虽然没有这么快,但也有八万八千。
  翅膀扇一下八万八千里,扇两下便是十七万六千里,即便算上扇动翅膀的时间,也是顶尖神速。
  可就是这般神速,面对这剑气竟然没有闪避机会,当真是惊世骇俗。
  万千月牙戟影尽数消散,蛟魔王被一剑斩退数十里,鹏魔王迅猛至极的冲锋直刺,被飞剑轻而易举挡住。
  一剑逼退两魔,飞剑却不见任何收敛,在半空回旋半圈,再次凌空而下。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天地间却好似出现了万千星辰,周天三百六十五路星辰,同时降下星辰之力,形成三万六千五百道星辰剑气。
  剑七·改·落星!
  周天星辰三万六,遇我也需尽低头!
  闭关许久,无人动手,吕云澄觉得筋骨有些僵硬,咋见强敌,心中欢喜,下意识的用出了一式剑法。
  曾经的“落星”只是形容,如今却真的引动了周天星辰之力。
  管他什么九曜星官、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尽数释放出星辰之力,加持吕云澄的剑气。
  蛟魔王和鹏魔王气的破口大骂,不是说吕云澄和天庭关系不好么。
  关系不好怎么借的力量?
  周天星辰不是归北极紫微大帝管束么?吕云澄怎么可以随心引动?
  他们不知,这些年天庭仙神时常转世下凡,需要吕云澄引导归来,一来二去,欠下不少人情。
  吕云澄要借几分力量,他们怎么可能会拒绝?
  纵然没有下凡的,谁能保证永远都不会下凡?
  谁能保证没有求人之时?
  至于曾经的争端,那些早就已经随风而逝,谁会闲着没事记着那些?
  不管是练武还是修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不讲人情,便会生出事故!
  星辰剑气雨点般落下,鹏魔王扇动翅膀,转身便想要离去。
  以他御风而行的速度,倘若真的爆发出全力,吕云澄还真的很难追逐。
  可就在他扇动翅膀的瞬间,却发现周围的空气变得好似水银般粘稠,无形无质的压力弥漫方圆百里。
  五行八卦阵——困卦!
  天罡三十六法——指地成钢!
  范雎在抵抗强攻的同时,无声无息的布下了困敌阵法,吕云澄则是在出手的刹那,催动了指地成钢。
  此法可以随手一指,便让地面变得好似钢铁,看起来是对付土行孙的。
  实际上,此法可以作用于五行,周天之地,只要是五行之物,便可以凭此法凝聚,阻碍一切遁术。
  鹏魔王的速度固然快,想要冲破吕云澄的指地成钢,还欠了几分修行。
  吕云澄悄然现身,身后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童,正是哪吒。
  “乖儿子,蛟魔王是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