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今天也在酒厂为柯学头秃 > 第48章 第 48 章
将视线从试验转回现实后, 残酷的现状令浅间弥祢不得不开始考虑更严峻的问题,人身安全。

比如:有人利用实验室的试剂报复社会怎么办?

p3实验室里保存了不少危险程度极高的东西,无论是试剂、病毒还是尚在探索的未知合成物, 哪怕流出一点, 都会造成一场无可挽回的灾难。

她可记得岛国后来发生过地铁毒气袭击事件。

经济形势如此糟糕, 所有人的精神都濒临崩溃, 这种猜测太有可能化为现实了。

“让大家暂时不用担心工资变动, 我会和总部协调这件事。”浅间弥祢当即作出决定, “但相应地,所有其他福利全部削减。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也请你将这个消息和我的歉意传达给所有人。”

“谢谢您。”常泉希一郎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这是我最近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

浅间弥祢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空话安慰他:“别担心, 一切总会好起来。”

然而她心里很清楚,岛国最疯狂进取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

常泉希一郎苦涩地摇头,“变好变坏都无所谓了,我已经没有未来可言。5000万,100年……只要不失去这份工作, 我甚至愿意代替小白鼠躺上所里的手术台。”

浅间弥祢暗自心惊。

常泉希一郎竟然有了这种决意。

如果被逼到绝境, 这时有一根蜘蛛丝从天空垂下,哪怕蜘蛛丝通向地狱,他也会毫不犹豫抓住吧?

偷试剂、卖数据、下毒……歇斯底里陷入绝望的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一直到坐上爱尔兰的副驾, 浅间弥祢都保持着沉思的神情。

“别忘了安全带。”爱尔兰提醒道。

浅间弥祢回神, 系上安全带, 转头问爱尔兰:“你最近有感觉到什么变化吗?”

爱尔兰发动汽车,疑惑地说:“变化?没有吧。非要说起来的话, 最近外围人手充裕了不少, 这算吗?”

浅间弥祢蹙眉:“算。别的还有吗?”

爱尔兰耸肩:“最近道上的小崽子们特别疯吧。emmm, 然后就是新进的外围成员素质都不错?居然能满足你当初提出的大学毕业的筛选要求了。”

浅间弥祢点点头, 又自顾自陷入思考。

爱尔兰见怪不怪,不再开口说话。

轿车如往常一样转过十字路口,经过米花百货,忽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重重砸在车头上。

红白二色泼墨一样洒在车窗上。

爱尔兰条件反射猛踩油门!

“啊——”

“别跳——”

“死人了——”

街上刺耳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浅间弥祢急促地说:“停车!”

爱尔兰这才警醒,死踩刹车板。

因为紧急制动,轿车轮胎在马路上划出长长的痕迹。红色莲花跑车停下后,车头上的尸体才滚下马路,又引来路人一阵尖叫。

在弥漫的血腥中,浅间弥祢屏住呼吸,对爱尔兰说:“报警。”

爱尔兰看着血色玻璃外走近的人影说:“不必,警察已经来了。”

“浅间博士。”打头的警察是有一面之缘的鸣瓢秋人,他关切的弯腰问,“还能动吗?”

浅间弥祢无声点头。

成熟可靠的警官打开车门,将脸色煞白的顾问小心扶下车。

远离血腥现场后,浅间弥祢呼吸终于恢复正常。

“鸣瓢警官,您怎么在这儿?”

如果她没记错,搜查一课应该主要负责杀人、抢劫、伤害、性犯罪等强行犯案件?

鸣瓢秋人苦笑:“有人报警说米花百货出现死者,结果来了之后发现,死者是自杀。刚结案,出门就碰到你们的事。”

浅间弥祢眉头拧成一团:“当场结案?太草率了吧。”

上次见面还意气风发的警官颓丧地说:“没办法,不这样根本忙不过来。最近自杀的人太多了……”

浅间弥祢余光瞟过地上的血迹,“我们刚才遇到的那个……”

鸣瓢秋人苦笑:“不用麻烦你们去警局,很快就结束了。”

他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什么。

浅间弥祢很快就知道“很快”究竟是多快。

萩原研二脸上挂着浓重的黑眼圈,脸上一丝笑影也无,在警察手账上记录下死者的跳楼时间、地点、位置等信息后,从浅间弥祢这里录了一份3分钟口供,然后就对目击证人放行了。

“萩原警官,你还好吗?”浅间弥祢说。

俊俏的警官一身倜傥被疲惫颓丧消磨干净,看起来像从咸菜缸里被扒出来,眼神都透着木然。

“啊?哦,原来是浅间小姐。”萩原研二挤出一个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抱歉,刚才没注意到是你,请原谅我吧。”

“你看起来不太好。”浅间弥祢直言不讳,“你该去休息。”

萩原研二用力甩了一下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谢谢,但抱歉我还不能停下。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只顾着自己休息?”

浅间弥祢的视线从萩原研二转到鸣瓢秋人,又从粉发警官身上转到木然离开的路人身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我作为警视厅顾问,有知道的权利。”

鸣瓢秋人揉一把脸,说:“都是房价暴跌惹的祸。从那该死的地价跳水开始,东京的报警铃就没停过。服药、烧炭、跳河、跳楼、割腕……几乎能没有救回来的人。”

“——他们连急救费都已经支付不起。”萩原研二干巴巴地补充道。

鸣瓢秋人深吸一口气,勉强打起精神说:“请注意安全,浅间博士。最近街上的流浪汉越来越多了,请保护好自己,尽量减少外出。”

萩原研二还想说什么,两人的对讲机同时响了起来。

两个地方同时发生了抢劫案,要求他们迅速赶到。

桃花眼青年充满歉意地一笑,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快速跑向摩托车。

浅间弥祢哑口无言,目送两个流浪汉警官离开。

刚才默默消失的爱尔兰这才重新出现,对浅间弥祢说:“这辆车会有人来回收,我开奥迪送你回去。”

原来他刚才离开,除了要躲避警察,也是为了调车过来。

坐上黑色商务车,浅间弥祢长长叹了口气。

“要乱起来了。爱尔兰,请最近盯着点实验室,我担心有人搞事。”

爱尔兰点头:“小事一桩。但埃斯维因,你真觉得事情会严重到那一步?”

浅间弥祢盯着干净的挡风玻璃出神:“三言两语难说清,你只要知道接下来官方势力会大幅度削减,各方势力的牛鬼蛇神都会抬头就够了。”

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管人的那块料,和平时期依靠琴酒、诸星大和足够的项目做“胡萝卜”足矣,但接下来社会动荡,什么荒谬可怕之事都可能发生,这时候,必须有人帮她盯死实验室里那帮难搞得人精。

爱尔兰表情转为严肃,他从义父皮斯科那里听过不少埃斯维因的“光辉事迹”,尤其是那些目光精准、料敌先机的内容。

“会严重到什么程度?组织能在其中做些什么?”

浅间弥祢看着即将抵达的新居从树梢间冒出的一角,幽幽说:“什么骇人听闻的事都会发生,你很快就能看到。生意上的事让皮斯科小心点吧,如今最好稳字当头。至于组织会做什么?这就要看boss怎么想了。”

得到最想要的答案后,爱尔兰不再追问。

涉及组织核心的问题,不是他的身份应该知晓的部分。

黑色轿车停在挂着“浅间宅”门牌的别墅前。

这栋风格独特的独栋别墅,是boss为了浅间弥祢安全特批的安全屋。由知名建筑设计师森谷帝二主持建造,内有坚固宽敞的地下室,庭院里的花木郁郁葱葱,足以掩去建筑内的任何动静。

浅间弥祢打开大门,踢开鞋子,扑倒在沙发上。

打开电视,日卖电视台正播放着新闻采访。

荧幕上的漂亮女主持人神情担忧,举着话筒向观众介绍房地产现状,她身后是或呆滞或惊恐或愤恨的人群。

浅间弥祢长叹一声,关掉电视,揉乱头发。

地价、房价、房地产……全世界如今都围着这一件事旋转。

她滚了两圈,决定给宫野明美打电话,约明天一起去逛街。

宫野明美正好第二天休息,开心地答应了见面的请求。

安全起见,两人约在银座四丁目料亭。

再次走上四丁目街头,浅间弥祢愕然发现连这座销金窟都变得荒废不少。

往常熙熙攘攘的街上,如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橱窗里的展品依旧流光溢彩,柜员们的笑容却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像一张张凝固的能面。

直到被侍者恭敬引入料亭,看到好友一如往昔,浅间弥祢才莫名松了口气。

“到处都是可怕的气氛。”浅间弥祢冲明美抱怨道,“太可怕了,让人情不自禁想逃回空无一物的空间。”

“因为最近大家的心情都很糟。”宫野明美叹气,“我还好,从不向银行借贷,没有背负巨额债务。但实验室里其他人就不一定了,连教授最近都脾气暴躁不少。”

她摇头说:“现在我倒是庆幸志保在国外了。如果她留在国内,我一定会买房子,想必现在也正为巨额债务焦头烂额。”

浅间弥祢说:“这也算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吧。但人心叵测,你仍要小心。”

宫野明美笑着答应:“放心吧,大家都知道我的钱全寄给了在美国读书的妹妹,没人打我的主意。你才是该小心的人。”

岛国教授的年薪,一般在1000万日元。浅间弥祢虽然没有教授头衔,但她牢牢把控着卡拉集团的实验室,实际上已经是实验室项目的“教授”,年薪绝对不会低于这个数目。再加上卡拉集团提供三餐住所交通,有心人都能猜到浅间弥祢手里有一大笔钱。

在如今穷疯了的人眼里,这笔钱是唾手可得的财富。

侍者轻手轻脚奉上菜肴。

浅间弥祢边抄起筷子,边回答好友:“别担心,我身边什么时候离过保镖?”

品尝到金枪鱼鲜美的滋味,她幸福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宫野明美失笑,也开始品尝难得的佳肴。

酒足饭饱后,两人随意盘腿坐着聊天。

“明美,你家小妹最近如何?”

“志保告诉我她很快就能提前完成学业,返回岛国了。”

文静秀美的女子脸上自内而外散发着幸福的光彩。

从九岁以后,明美就再也没有和志保一起生活过,她是真的为即将和妹妹团聚而开心。

浅间弥祢笑着对好友举杯:“祝你们姐妹早日团聚!干杯!”

“干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