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绝不当傻柱 > 第79章:处罚
  溪水清澈见底,散发着晶莹的光辉。

  总之现在的小世界像是完全变了一个模样,从最初的死寂变得生机勃勃,仿佛真的像是一方天地一样焕发着无尽的生机。

  “这……都是你们干的?”

  何雨柱吃惊的看着围绕在他身边的三个小精灵。

  “嘤嘤。”

  土系精灵水系精灵还有木系精灵纷纷发出了嘤嘤的回应。小世界中的变化是何雨柱始料未及的。

  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这里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三个小精灵。

  其中土系精灵可以把贫瘠的焦土变成肥沃的土地。

  水系精灵可以凝结雨水滋养万物,这小世界中的溪流和瀑布就是它的杰作。

  最引人注目的就要属木系精灵,它可以操控小世界中的一切植物,这山脉上的绿植,田野中的灌木都是由木系精灵分裂而出的。

  就连田里的蔬果都是由它操控种下的。

  “拥有分裂能力的精灵可以分裂出草木植被。”

  何雨柱嘀咕了一声,忽然想起自己貌似有一个史莱姆掉落的种族技能还没有使用,依照他的猜想史莱姆的技能应该就是分裂。

  那么应该会与木系精灵十分匹配。

  想了想的何雨柱直接调出了系统。

  “系统,打开史莱姆掉落的种族技能。”

  【史莱姆掉落的种族技能以打开。】

  【恭喜宿主获得史莱姆的种族技能‘分裂’】

  “果然是这样。”

  看着系统对史莱姆种族天赋的介绍,何雨柱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与他之前的猜想完全吻合。

  “我可以用在木系精灵身上吗?”

  【当然可以,宿主只需一个念头即可。】

  “好。”

  得到系统的肯定回答,何雨柱想也不想,就直接把‘分裂’能力用在了木系精灵的身上。

  随着分裂能力的加持,木系精灵围绕着何雨柱转了几圈就飞向了远方。

  远远望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看见木系精灵所过之处都生长起了树木和植被。

  看着小世界内翻天覆地的变化,何雨柱很是欣慰。

  最起码今后不在用为吃喝发愁了,小世界中很适合蔬果的生长,而且里面的东西不会变质更不会腐烂。

  只要不拿到外面就会一直保持鲜活的状态。

  到时候在弄一些牲畜和鱼虾进来,那就完美了。

  不过何雨柱也意识到一个问题,以后肉类的东西还好说。

  但是蔬果一类的东西还是尽量在小世界中处理。

  否则这些反季节的东西一旦出现在外界,被人发现他每天都吃鲜鲜蔬果恐怕是一份不小的麻烦。

  ……

  摘下几个番茄和几颗水灵灵的白菜后,何雨柱便退出了小世界。

  不多时熟睡的小女孩也睡醒了,粘在何雨柱身边,等着叔叔给她做饭吃。

  就在厨房炒菜的功夫,何雨柱便听到了院子里浓浓的八卦之声。

  “哎,你们知道不知道,李师傅这次算是栽了?”

  “怎么说?”

  “不是你这消息也太闭塞了,你不知道钢厂都传来消息了,说是李师傅贪墨公物的罪名证据确凿要被判了。”

  “被判了?我的天,这……有这么严重吗?”

  “把吗去了,这事就是这么严重,要知道贪墨集体公物可是大罪,你以为跟小偷小摸性质一个样?”

  “依我看李师傅这次厨房的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那家伙天天往家里顺东西厨房那还敢用他。”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起初我还真信了李师傅的鬼话,以为他饭盒了装的是剩饭剩菜。他真是恶心,没想到都是偷人家厨房的。”

  “谁说不是不过这事李师傅也是憋屈,毕竟他哪次从食堂往家顺东西,大部分不都接济秦寡妇家了,现在这下可好,没吃多少东西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呸,我瞧你这意思还可怜李师傅?你可省省吧,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没事操的什么心,再说你以为李师傅天天往家带东西帮秦寡妇养孩子就是他好心了?我呸,我看李师傅就是馋人家小寡妇,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他。”

  “这事可真让您说着了,李师傅每天从厨房顺东西,还真就跟秦寡妇脱不了干系,要不是因为她家那三个孩子,李师傅还真不用每天偷那么东西,顶多也就是顺点小来小去的解解馋。”

  “谁说不是不过这李师傅顺东西,都进了秦寡妇他们家的肚子,钢厂就没人追究她们家责任?”

  “追究个屁,你要搞清楚,别管李师傅因为什么贪墨钢厂食堂公物,也甭管他偷了东西是吃了卖了,还是送人了,只要记住偷东西的是他,抓住的也是他,就够了。”

  “行了,说那么多也没用,李师傅压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一张臭嘴得罪人不说还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合该他蹲大狱。”

  “这你倒是说着了,你没瞧见那秦寡妇今天回来就跟丢了魂似的,整个人蔫了吧唧的跟霜打了茄子一样。”

  “那可不,以前有李师傅在食堂工作能帮她偷东西养家,这会人被抓了,断了接济那可不就蔫吧了么。”

  “你们是没看见贾老太婆,好家伙脸拉的老长,那表情比当初死了儿子还惨。”

  “行了,说一千道一万这李师傅已经废了,谁让他平时嘴臭得罪人,这下蹲大狱也能改改他的臭毛病。”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得罪人?”

  “妈呀,合着我说了半天你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实话说了吧,人家钢厂传来的消息这次李师傅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一封举报信,而且那举报信直接送到了厂长办公室,这要不是得罪人,人家犯得着把举报信送到厂长那去吗?”

  “我说这长年累月的李师傅往家拿东西都没事,怎么突然就进去了,原来是得罪人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许-大茂干的?”

  “咳咳。”

  一群吃瓜群众正聊得欢实,忽然被一阵咳嗽声打断。

  只见一大爷易中海一脸阴沉的站在院里,皱眉呵斥道:“一个个在这长舌,难道家里都不用吃饭了?”

  “散了,散了。”

  见一大爷易中海发怒,一群吃话群众眼观鼻鼻观心,顿时作鸟兽散。

  “哼。”易中海见状冷哼一声。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他渐渐回过味来。

  之前由于担心李师傅导致他方寸大乱,这会听到吃瓜群众的八卦倒是提醒了他。

  毕竟平时李师傅往家里顺东西也没见过出什么事,可是怎么这次就被人举报了。

  这事貌似不简单。

  想起前一天因为偷鸭的事情,满院子闹得沸沸扬扬的。

  易中海皱起了眉头。

  这事会不会真像院里住户说的那样是许-大茂举报的?

  不过许-大茂每次下乡放电影也不少往回拿东西。

  举报李师傅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没有。

  不过还有一个人有嫌疑,想到这里一大爷易中海将目光放在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何雨柱身上。

  这个事情会不会是这小子干的。

  透过窗户看着在里面忙碌的何雨柱,一大爷易中海若有所思。

  他总觉着李师傅的事情从头到尾都很蹊跷。

  毕竟现在钢厂也好,四合院也好,全都传开了。

  李师傅之所以被抓起因就是厂长办公室内的一封举报信,虽说李师傅平日里一张臭嘴没少得罪人,但是也不至于让人把他往死里整。

  如今看来现在院里嫌疑最大的就是许-大茂和何雨柱。

  “老头子,你在院里晃悠什么也不着家?”

  正当易中海沉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大妈的声音。

  “我就随便走走。”易中海应了一句。

  走到一大妈身边,瞥了一眼何雨柱家的方向,低声道:“老婆子。”

  “李师傅这事我总觉得不对劲。”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那天丢鸭的事情冤枉了何雨柱,加上李师傅嘴臭得罪了人家,所以何家的小子在背后使坏?”

  “你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一大妈闻言,不悦道:“怎么怀疑到人家何雨柱那孩子身上了。”

  “何雨柱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院里咱们看着长大的,虽然何雨柱平时性格腼腆,但是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至于把人想的那么坏么。”

  “他以前是腼腆不假。”一大爷易中海想起何雨柱那天全院大会的样子,皱眉道:“可你看看那天院里会上,因为许-大茂家丢鸭,那何雨柱是怎么做的,把许-大茂打的不成人样,就连刘海中都被他踹了,这可不像是个腼腆的。”

  “我看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一大妈听到易中海这么说没好气道:“就行你们一帮人冤枉人家,还不行人家动手了?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受了那么大的冤枉,那孩子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能受得了这个气么?”

  “别说是他了,你年轻时候不也是老老实实的,逼急了也跟人挥拳头?”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

  一大爷易中海还想再说,直接被一大妈打断道:“成了,你也少扯这些有的没的了。”

  “我看这事八成就是许-大茂那个兔崽子干的,这院里除了他一肚子坏水,没有比他更坏的了。”

  “你想依照许-大茂的性格,李师傅偷了他家的鸭能善罢甘休么。”

  “话虽这么说……”

  易中海闻言皱了皱眉,总感觉这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什么叫话虽这么说。”

  一大妈闻言,自己有些不乐意了,凑近易中海低声道:“你以为我是跟你胡诌的?是我在偏袒何雨柱?”

  “那好,那我问问你从偷鸭的事情发生以后这几天你见过许-大茂吗?”

  “这……”易中海闻言一怔。

  半晌才犹豫道:“你这么一提醒,还真是自从全院大会之后,倒是真没见过许-大茂这小子。”

  “这不就得了。”

  “你知道许-大茂干什么去了吗?”

  “这我倒是没注意。”

  “那还是我告诉你吧。”一大妈一边拉着易中海往家走。

  一边低声解释:“许-大茂他下乡给人放电影去了。”

  “你说说寻常人被打成那样,哪里还好意思出门,那不得请几天假在家歇几天养养身子再说?”

  “可你看许-大茂伤都没好利索,就下乡去放电影去了。”

  “你说他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要我看就是这家伙偷摸送了举报信,然后直接跑乡下去了,要的就是不在场的证据好把自己摘出去。”

  “……这。”

  一大爷易中海听了一大妈的分析,愣住了,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好小子。”

  顺着一大妈的思路,易中海彻底被带跑偏了。

  实在是一大妈分析的句句合情,句句在理。

  “等这兔崽子回来,我非要开个全员大会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想明白其中关键易中海恨得牙根痒痒。

  “是该好好收拾收他。”一大妈闻言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可不能让许-大茂在这院子里这么祸害下去了。”

  “不然回头他还不得翻了天。”

  “光是李师傅偷了他家的鸭都这样了。”

  “何雨柱那孩子打了他,还不知道许-大茂回头怎么报复。”

  “你这次要是不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我看这许-大茂还能闹出乱子来。”

  “没错。”一大爷易中海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一大妈不说他也没打算轻饶许-大茂。

  这小子打小就是个坏种跟他爹一个德行。

  这次捅了这么大篓子,再不教训教训他可就说不过去。

  “对了。”

  回到家后,一大妈关上门看着易中海问道:“李师傅那事怎么说?”

  “我听院里传的可邪乎了,说是要蹲大狱?”

  “差不多吧。”

  易中海闻言叹了口气,道:“我今天去找了车间部长老李,想看看能不能走走关系把李师傅弄出来。”

  “可是人家告诉我,这次厂里就是要严查严办把李师傅当成了反面典型来处理,谁去都没用。”

  “这。”

  “唉。”

  “那李师傅的工作还能保住吗?这以后可怎么办?”一大妈在一旁愁眉苦脸。

  对于李师傅她就像是自己孩子一样看待,如今李师傅出了事她心里也很着急。

  “我明天再去问问吧。”

  沉默半晌,易中海皱眉道:“实在不行,就去问问聋老太太,看看她有没有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

  ……

  相较于一大爷这边心事重重,何雨柱这边依然照旧生活。

  而且就在他做饭的时候发现了小世界的另一个妙用。

  那就是可以把炒菜时的香气都吸入进小世界当中。

  这就相当于一个天然的油烟机一样,实在是好用的不得了,所以他再也不用担心做饭的味道传的满院子都是。

  有了这个发现,何雨柱也就省去了被人惦记的担心。

  所以今晚他做了一个番茄炒蛋,还有一大碗的白菜粉条炖猪肉。

  配上香喷喷的米饭把小女孩吃的肚子鼓鼓的,饭后他又洗了几根黑瓜给吃了不少肉的小女孩解腻。

  吃饱喝足,何雨柱把火炉烧的旺旺的,然后给小女孩洗了澡坐在床边教她认字。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何雨柱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