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执行官的小哑妻超甜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他已经死了
京都隆冬的夜,寒风刮得刺骨。

于贝躲在茂密的绿植后面遮掩住身形,肢体一值在控制不住的发抖。

他冷,心里又发慌。

不远处,一席黑色礼服的女人回过头,视线急切的在空无一人的廊道上搜寻。

“丁女士,您没事吧”

仆从见状,忙上前询问。

丁薇往声音来向走近两步,见确实没人影,眼中闪过一阵失落。

“没事。”丁薇朝仆从笑道,随即没再犹豫,进了宴会厅。

优雅的人影彻底消失在视野,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的于贝,缓缓放下捂在嘴,上双手,从树影中走出来。

真的见到丁薇了,这原以为只是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

“妈"

于贝追着丁薇消失的身影走近几步,随后又停下了。

他根本不敢去见丁薇,也不想去打扰丁薇现在的生活。

现在丁薇应该过得很不错。

于贝第一次见这样母亲,没有小出租屋里家长里短的琐事牵绊,优雅明丽。

“小贝”

顾尺急切的叫声从于贝身后传出。

于贝还没来得及反应,顾尺便已经迅步走到他身前了。

“房间没见到你,吓死我了。”

顾尺话音方落,看清于贝泪湿的脸。

怎么了"

顾尺喉腔发哽,心下顿觉不妙。

于贝抬头和顾尺对视,随即泪水夺眶而出,扑身抱住顾尺,哭得厉害。

“别哭,别哭,出什么事了告诉我。

“先生,我想回房间。”

于贝话腔含糊不清。

想回去"

”好,现在就回去。"

顾尺顾不上多问,抱起人就往回走。

于贝渐渐隐匿了哭声,趴在顾尺肩头,垂着眸子,泪珠却还在不断往下砸。

顾尺一脚踹开虚掩的门迅步进去,把人放床上。

他一直担心于贝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先生"

“我刚才看到妈妈了"

“我看到,她在伍先生的宴会"

顾尺怔住,但很快反应过来,于贝说的妈妈是丁薇。

“但是我不敢去不敢去见她"

于贝话腔瞬间沙哑起来,哽咽得不成话。

”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去找她"

渴望又不敢奢望的,真的很残忍。

“呜呜,我真的好想我妈"

“呜呜"

床上的于贝情绪彻底失了控制,崩溃又无助,润湿的眼睛被红血丝侵占彻底。

“没事,没事"

顾尺蹲身下来,“你想见她,我带你去。”

于贝一直很想丁薇,顾尺知道的,好几次于贝说着梦话,都是和丁薇有关的。

顾尺不是没想过帮于贝找丁薇,以他的势力,这些事很容易。

但是于贝说不要,他不想去扰乱丁薇已经回归正轨的生活。

顾尺尊重于贝的决定。

但真正看到于贝如此崩溃的时候,顾尺才明白,不管怎么,样于贝都剪不断和丁薇的纽带。

"宴会还没结束,她肯定没走。”

“还来得及。

顾尺指腹擦掉于贝的眼泪,“别哭。”

于贝一直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做着深呼吸,但那口气吐出来后,又让他控制不住哭得更加厉害。

这种情况,顾尺根本不敢走开。

于贝最后实在控制不住,抱膝埋头自顾自发泄起来。

顾尺完全劝不住,只能在一边陪着。

于贝平时再怎么,哭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收不住,其实怀孕对他情绪波动影响真的很大。

这也是为什么怀孕的人容易患抑郁症的原因。

“先生对不起"

哭了好一阵,于贝强迫自己抬头,开口便向顾尺道着歉,“我不想哭,不想让你烦心的"

明明已经那么痛苦,脆弱得经不起磕碰,却还在向自己道歉,顾尺心痛,喉腔哽咽。

“你没做错什么。”

顾尺音色低沉温柔,“不用道歉,永远都不用。”

顾尺微一笑,捏住于贝湿透的脸,“我也一点不觉得烦。”

“你哭多久我都陪。

于贝鼻头狠狠酸了一阵,侧身跪坐在床沿把顾尺抱住。

于贝说不出自己究竟是种什么情绪,再见到丁薇明明应该开心,却让他这么难过。

顾尺顺势搂住人,拍着他的后背心,给于贝更多自己的存在感。

”没什么不敢见她的。”

“她那么爱你,见到你只会很高兴。“

“说不定她一直很想见你。

于贝每次提起丁薇眼睛里透出的幸福骗不了人。

顾尺相信,丁薇一定是对于贝特别好,才会议上于贝这么念念不忘。

“我陪你,别怕。”说出的话温柔,却又那么有力。

于贝情绪终于平复下来,抽泣的频率越来越低。

这时,于贝突觉腹部一阵抽痛,让他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于贝猛然佝偻起身子,抓住顾尺衣摆的手,掐陷得很紧。

顾尺瞬时便察觉到异常。

“怎么了”

即便顾尺再怎么稳重,这种时候也忍不住心口发慌。

“肚子痛"

于贝嗓音抖得厉害。

深夜,医院。

顾尺神色凝重守在病床边不敢动,腹痛刚才消停的于贝睡过了去,人整个人都很憔悴。

片刻,察觉兜里的手机震动,顾尺掏出看了眼,随即上了阳台,接通。

“喂,明刬"

“老顾,你人怎么不见了"

“我还说找你喝几杯。”129262e

季明区听起来有几分怪罪的意思。

“在医院。”

“医院好端端的干嘛去医院"

季明区收敛起刚才和顾尺玩笑的态度。

“小贝动了胎气,我送他来医院了。”

“没事吧!”

“你们在哪所医院我们马上过来!"

季明瘭也跟着紧张。

“情况已经稳定。"

“小贝睡了,折腾一晚上,你们肯得也累,不用过来。”

“好好的,怎么会动胎气”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等明天见面再说。”

顾尺回身注视安静躺在床上的人。

闻言,季明瘭也没再追问,让顾尺报了医院位置,说明天一早就过来。

通话结束,顾尺放轻动作回来,还没靠近就已经看到于贝眼角的水光了。睡着了也哭,顾尺俯身,仔细擦干净于贝的眼睛。912439826

医生说于贝就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才会伤了胎气导致腹痛。

翌日。

季明瘭和陆琛都是一早过来的。

伍商昨晚应酬到最后送走宾客才休息,季明翀就暂时没和他提这事。

季明瘭和陆琛今天都得飞海城,有一档访谈节目邀请了二人做嘉宾。

看望过于贝后,季明珹陆琛又双双转乘去了机场。

昨晚腹痛的事,于贝是真怕了,今天格外听话,医生护士给他做复查都很配合。,

于贝觉得自己太过意气用事,怀孕了还这么,不顾惜。

幸好孩子没事。

“孕夫腹痛已经不是第一次。”

”一定要小心。‘

“再有下次,运气就不一定这么好了。”

资历深厚的医生叮嘱二人,随后才离开病房。

医生前脚刚走,后脚伍商和贺年就到了。

季明区上飞机前给伍商去的消息。

确定于贝没有大碍,伍商才算松口气。

贺年昨晚才见过于贝,没想到数个小时后,人就进医院了。

”小年,你陪于贝聊会儿天。”

“我和顾尺去买点水果。’

伍商看顾尺有话想说,随即开口。

”好。”

贺年搬了凳子坐到床边。

这边顾尺和伍商一并出了病房。

挑了处适合说话的地儿,顾尺先开的口。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认识丁薇吗"

“她应该在你庆功宴的邀请名单上。"昨天那种私人宴的场合,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参加,必定是有邀请函才能进得来。

“当然认识,丁姨的父辈和家父是世交。''

伍商没想到顾尺会这么问,“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于贝已经亲眼见过,不会有错,顾尺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闻言,伍商诧异。6210510500

当年丁薇未婚先孕,还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对家族而言必定是耻辱。

为了不让丁家颜面扫地,丁薇和那孩子的事一直被家族封锁消息。除了丁家自己人,应该知晓这事的人不多。

而顾尺向来不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突然问起这些,难免让人遐想。

“是。”

伍商和顾尺的关系,顾尺既然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瞒着。

不过当年丁薇私自生子时伍商年岁也不大,若不是因为伍家和丁家是世交,恐怕这些他也不得知晓。

况且丁家多年视此为禁忌,不提,今天若不是顾尺问起伍商恐怕都要忘了。757350422

“这圈子真小"

片刻,回过劲儿,顾尺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贝的母亲也叫丁薇。”顾尺这话一出,伍商诧异更甚,瞬时意会了顾尺之前那话的意思。

“昨天他在宴会厅外面见到丁薇,情绪失控了。"

“他真是丁姨的儿子"

伍商相信顾尺绝不会信口开河,但话腔里难掩质疑。

“确实是。

顾尺相当笃定。

“不对啊。’

伍商摆手,“不对。"

”丁姨那个儿子,听说几年前就死了。”

“什么”

顾尺蹙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记不清,这事估计得问问我妈。"

伍商当即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